赞美妈妈的文章(精选8篇)

请欣赏赞美妈妈的文章(精选8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妈妈,一定要快乐!

文/漫舞霓裳

落叶知秋,转眼,又是一年中秋月圆夜。

犹记得去年的中秋节,正赶上国庆60周年的庆典。我们一干同事,十月二号便携儿带女登上了飞往首都的班机。十月三号的那天,刚好就是中秋节。为了烘托节日的气氛,异乡的我们,在同事刻意的安排下,居然在首都北京享用了一桌团圆饭,席间还特意预订了北京全聚德的烤鸭……

那晚,我携儿带女,还有我从北京五环外赶来的一位同学。那一桌估计有17个人吧,只记得挤挤挨挨的一大桌子人,场面不是很壮观,但气氛很热烈。

今年的中秋,亦如往日般周而复始。中秋那天照例去了婆家团圆,只是气候和中秋前的一天,有着"天壤之别".头天燥热难熬,闷热难当。然而,晚间的一场暴雨过后,让中秋的气候忽地下降十几度,一早起来寒气逼人。我开始翻箱倒柜地给孩子找"御寒"的衣服,才发现儿子所有的上衣成了"露脐装",裤子则成了"九分裤"……无奈,在婆婆电话的催促下,只能翻出先生的衣服救急了。

儿子的个头仿佛是在刹那间串出了我的高度,因此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也仿佛是刹那间儿子也懂得了体恤……

前段时间,因为琐事我一直无法释怀,整天郁郁寡欢,整个人面容憔悴,疲惫不堪。那日,儿子偶感不适,在医院打着点滴,一旁陪护的我翻看着手中的报纸,儿子则无精打采地斜靠在注射室的椅背上,搬弄着我的手机……

几个小时的点滴时间,儿子无言,我除了间隙地问下感觉如何亦无语。点滴快结束的时候,儿子把手机关了递给我……当我打开手机的刹那,一则问候语随即模糊了我的双眼:妈妈,一定要快乐!

儿子不善言辞,却用了他的方式,告诉我不管如何,一定都要快乐!现在,我每天早晨开机,都能够看到儿子为我设置的开机问候提示:妈妈,一定要快乐!那一刻,我所有的烦恼和不快,都将随着开机的提示语,而烟消云散。此时,我抬头,天空蓝的醉心,云彩白的轻柔,从未有过的惬意,让我深深融入这蓝天白云之间。

忽然间我想到了曾收到过的一则短信:抬头看着天空,对自己说:以前的伤感,都将过去,迎接我的将是幸福。

我爱你,妈妈

文/孙范昀祺

在你生病的时候,谁会为你送上一杯热茶?在你难过的时候,谁能为你擦去泪花?在你失败的时候,谁在为你鼓劲?在你成功的时候,谁的脸上绽放最灿烂的笑容?一定是妈妈,最亲爱的妈妈!

我总想对妈妈说:"好爱好爱你,我的好妈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总觉得无法启齿。

这天傍晚,我放学回家正在做作业时,妈妈也下班回家了。也许因为忙了一天,和早上相比她明显显得疲劳而憔悴。我仔细看了看妈妈的脸,记忆中白皙红润的脸庞不知啥时候开始被斑点安营扎寨了,光洁的额头和眼角也爬上了细细浅浅的皱纹,眼睛周围也出现了微微的黑眼圈。这还是我的妈妈吗?我的妈妈明明是光彩靓丽的年轻女子,怎么不经意间变成了这个模样。真是让我心痛!记忆中,为了生病中的我几夜不睡觉的妈妈;为了给我修改文章自己反复诵读名着的妈妈;为了帮我找到一本想看的课外书籍跑遍了大小书店的妈妈……

我忽然觉得鼻子一酸,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让我跑上前搂住妈妈,轻轻地说了句:"妈妈,我爱你!"妈妈一愣,眼眶也微微红了。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激动地说:"我也爱你呀,我的小宝贝。今天你怎么了,怎么突发奇想,给我一个惊喜呢?""因为我爱你呀,妈妈。"我在妈妈的怀里轻轻地蹭呀蹭的,还不忘对妈妈撒着娇。我举起妈妈的手,放到我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妈妈的手也已经不再光滑。依偎在妈妈的胸前,我的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赶紧悄悄地擦掉。

我爱你,妈妈!

喊一声妈妈,我是幸福的

在一个远远的地方,是我时常想起的地方。在那里,不管是荣归还是落魄,都有人日夜盼着,等着。并且还会烧许多好吃的迎接我的回来。在那里,是我叫一声"妈"会有人应答的地方。

孩子都是妈妈的心肝宝贝,我虽然已经记不清楚妈妈是如何宝贝我了,但在妈妈面前,每当说起小时候的我,妈妈总会找出一沓我的照片来,有满月的、有百日的、有周岁的……那时的我,天真可爱,稚态可掬。在妈妈的抽屉里我的照片是最多的,那时的我对妈妈也是那般的依恋。可是,我长大了,我总是要往外跑,为了工作离开家,离开曾经依恋的妈妈,去闯荡外面的世界。

我有妈妈,我真幸福。每次打个电话过去,喊声:妈——,那边就忙不迭的有应着:哎——。在单位,在人前,在家里,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有一个健康的妈妈!

有年盛夏,回家看妈妈。和原来一样,娘儿俩的话说个没完,妈妈给我洗了个甜瓜吃,我看这个甜瓜太大了,吃不了,就让妈妈切一半,两个人一起吃。妈妈拿起水果刀横着把瓜一切两半。妈妈把那一半瓜头给了我,自己留了一小半瓜尾。怎么可以这样切呢?我切瓜都是竖着切的,每一半边都有瓜头和瓜尾,我觉得这样才最公平。这回我却捧着半个瓜发愣了,我在为我那公平的切法惭愧不已。我心中只想到公平,却不曾想到一个爱字。我把那半个甜些的瓜头捧给妈妈,可她坚持不肯,着急的催我:"快吃,快吃吧。""甜吗?"妈妈问我。我回答:"甜!真甜!"这是一半饱含着母爱的瓜;也是世界上最最香甜的瓜,当然是最好吃的!

每次我要离家出远门了,妈妈总是那般的依依不舍,好象她的儿子是去受苦受难一样,千叮咛万嘱咐,一遍遍地询问:"车票放好了吗?手机带上了吗?袋里有备用零钱吗?唉,你每次走,总是忘记点东西在家里。"这时的我就嘻哈地回答她:"我是特意留给妈做个念想的啊。"妈妈会帮我拎着包下楼,一直送我走出小区到马路上,直至送我上了汽车。车开了,回头看见,妈妈还站在那里。风吹着她那鬓角发白的头发……

虽人已中年,但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常常想想妈妈,想想我还可以常常跑回到那个有妈的地方。成功了,在那里宣泄我的欢愉;失败了,在那里得到抚慰我的伤口。我说的那些具体抽象的是非长短,也许妈妈听不懂;我写的这些华丽词藻字眼也许妈妈也读不懂。但是,我只要握着妈妈温暖的手,长长的、深深的喊一声:"妈——"

这,就已经足够了。

写给妈妈的话

文/秋天的童话

不知道是我不肯放手,还是你不舍离去,一直总觉得你就在我的左右。想着你还会在某个清晨打来电话,让我起床,提醒我一定要吃早餐,电话响起,却不是你的号码。算下时间,你已经离开一百壹拾伍天了。积累了太多想说的话,按下熟悉的号码,却是已停机的提示,一遍遍的提醒我,你的离去是个冰冷的现实。

非常非常的想你,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也不分记忆中的每个片段。仿佛看见多年前某个夏日的夜晚,母女三人在庭院里一步三摇的边走边唱:"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你身着裙装,漂亮的背影成了我童年最美丽的记忆。这段时间变得像黛玉般多愁善感,见花落泪,望月伤悲。别人一句略带关联的话,会让我在大巴上顾不上邻坐惊诧的目光,潸然泪下。看到路边的母亲教导自己的孩子,也能让我想到当年,你做我的班主任时,我挨过的训诫。严母慈父的组合,注定我要按你的要求成长。你也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告诉我们,女孩子要自尊,要自爱,更要独立,要坚强。

岁月逝去了无痕迹,年华却一天天掷地有声。仿佛转眼间,女儿都已长大,而你却因为操心劳累,身体愈加单薄。唯一不变的是你的生活态度,始终那么乐观开朗。即使在你身体不适时,偶尔一个表情,一两句话,就能让我们笑语飞扬。一个那么乐观的你,让我怎么也不愿相信,会就这样丢下我们,一路远行。

一个多月病房里的日日相守,眼睁睁的看你变得消瘦。女儿无法减轻你身体上的痛苦,所以只能尽量笑着说话,告诉你我做的皮蛋瘦肉粥比餐厅的外卖还好。而你也很配合我的情绪,告诉我最近喜欢听童丽的烟花三月。一直到最后,你不能再说话,只能用颤抖的手在爸爸的手心里写下:"好好过",再也忍不住,我的泪化作雨下。就这样,在这个阴冷的冬天,你离开了万般不舍的家人,和牵挂不已的家。

那几天我如同缺氧一般,总觉得空气稀薄的不够呼吸,脑袋里更是一片迷茫。今后,漫漫人生路,谁来嘱我添衣?谁在家中守望?送你走的前夜,我坐在电脑旁,将烟花三月和其他你喜欢的歌一一下载到你的手机,想着这样你想听时就可以随时听了。因为现在我无比的希望,那个神秘的世界是真的存在。这么多天我一直在想,你只是搬到了我看不见的地方,那里风和日丽,四季芬芳。

我最亲爱的妈妈,请原谅女儿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坚强,所以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写下这样的话,尽管泪一再的落下。也许未来我的内心会变得强大,在某个冬日午后,我也能平静的就着一壶闲茶,将你的一生向哪位友人不经意的叙说。但是,现在请允许我,难过的时候抬头仰望,有你的地方,必是天堂。

现在,亲爱的妈妈,女儿已经长大,你终于可以不再牵挂。从此,山高水长,放心远航!

妈妈,母亲节快乐

文/Shevkeke

母亲节到来,我在心底很想写下些许文字,来诉说对母亲无尽的感恩。母亲生活在农村,从没上过学,自然也从不知道有母亲节。虽然环境造就了她离节日很远,但是我的想念和爱却很近。母亲节,让我轻轻地道一声:妈妈,您辛苦了,节日快乐!

在记忆中,母亲永远和唠叨二字联系在一起,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千叮咛万嘱咐。即使当时的你感到厌烦,但日后回想起来,却是一种享受,那是一种千金难买的无价之宝。要不是她这一路的细心叮咛,我的路也不可能走得这么顺。记得小时候,读过孟郊的《游子吟》,老师叫我们要用心去感悟母亲那种盼儿心切的心情,或许还小,我们都悟不到那么高的境界。日后,随着年龄的渐长,加上在外面的漂泊,回想起来,终于明白,在乡村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个人在牵挂期盼着,那种心情是最真实的存在。

我生长在农村,诸如割稻谷、种地瓜、挑茶叶等农活自然没少干,但是相比其他家的孩子,我算是幸福的。母亲看我身子骨单薄,舍不得我做太多,让我在家读书练字。她说自己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让我好好的把书念好,将来也有个好的出路。每当夜深人静,她安顿好我进入温暖被窝后,就开始了针线劳作,在灯下聚精会神的缝缝补补。那是一双多么勤劳的双手啊!无论春夏秋冬,还是严寒酷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生操劳,一世爱抚。

毕业找工作那会儿,四处碰壁,人的状态非常不好,母亲用坚定的眼神给我力量,不断的给我支持和鼓励。常年漂泊在外,正因为有了母亲的爱和牵挂,让我更加的温暖和安定。母亲,她是那个没有她就没有我,是那个没有她就没有我数十载欢笑的人。她无私奉献,从来不要回报,永远只是付出。无论多苦多累多难,默默承受,忍耐坚持,用她坚强的毅力作为支撑,一一将困难挺过去。她是一股推动我成长的强大力量。

五月的风轻柔的吹着,就像母亲的手轻轻的爱抚着,那是一种难以用文字来形容的温情。母亲节的到来,也为五月的花海增添了更多的感动。让我们常怀一颗感恩的心,来报答从来不求回报的母亲吧!从心底深深祝福母亲,对母亲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许,我们心情溢于言表,但是最普通的几个字,却是最真实的内心写照:妈妈,母亲节快乐。

妈妈的味道

文/李亮

秋天,正是辣椒大量上市的季节。每次经过街口的菜市场,看到小摊上摆放的鲜艳的红辣椒,我总会不由得想起妈妈做的剁辣椒,于是忍不住流口水了。

我的老家在湖南汨罗,湖南女孩被称为"辣妹子".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怕不辣,有句名言曰:"不吃辣椒不革命!"可见,湖南人对辣椒的喜爱影响深远。记得小时候,每年十月份,老家的菜园里便挂满了灯笼似的红辣椒。由于数量太多,一时吃不完,妈妈便摘下没有虫害的新鲜红辣椒来制作剁辣椒。

剁辣椒的制作程序是这样的:首先,把辣椒洗净,放在阳光下晾干水;其次,准备一个大盆,在盆中放上砧板,把辣椒切成小块状;然后,不停地用菜刀剁,直到把辣椒剁细碎。一大盆辣椒剁好需要大约半个小时,加入适量的盐和白糖,将拌匀的剁辣椒装入密封的坛中,放一个月就可以食用了。加了白糖的辣椒清脆爽口,口感特别好。剁辣椒可当做菜佐料直接下饭,除了炖汤,炒青菜或炒肉片或煎鱼都少不了辣椒的身影,简直是"无辣不欢".剁辣椒颜色鲜红透亮,闻起来酱香四溢,吃起来鲜香爽辣,回味悠长,极具风味。它不仅是调味佳品,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具有除湿、祛风、行血、健脾胃,以及增加食欲、促进消化等诸多功效,这也许是人们喜爱它的又一理由吧。

剁辣椒是个体力活,每次看妈妈做剁辣椒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感受。记忆中,妈妈手起刀落,频率很快,绝不拖泥带水。渐渐地,妈妈的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濡湿了她有些斑白的头发,挥舞菜刀的手臂也变得有些迟缓,看得让人有些心疼。而今,妈妈年纪大了,又患有高血压、高血脂,做剁辣椒已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每次回家,我总是对她说:妈,做剁辣椒活儿太辛苦,别再做了,好好保重身体要紧。再说超市也有卖的,不用这样劳神费力了。妈妈笑着说:没事,你们从小就爱吃我做的剁辣椒,趁我腿脚还利索,就做点给你们吃吧,超市买的没咱自己做的放心。是啊,妈妈做的剁辣椒倾注了一个母亲对儿女的爱,比外面买的当然更美味可口!

远离家乡的日子,我无比想念剁辣椒的味道——那是妈妈的味道!每次回家,妈妈总是顿顿不离辣味:剁辣椒做的剁椒鱼头,青椒炒肉片,酸豆角剁辣椒炒鸡杂,剁椒大白菜……简直就是一场辣椒的盛宴!每次我都胃口大开,米饭也要多吃两碗,既担心体重上升,却又无法拒绝美食的诱惑!每次离开家,妈妈总会在我的行李中塞上几瓶亲手做的剁辣椒,让我在他乡想念故乡,想念妈妈的剁辣椒,想念

……

再次在街头看到新鲜红亮的辣椒,终于忍不住心念一动,买回几斤,学着妈妈做起剁辣椒。将辣椒切好,剁碎,然后加入食盐、白糖,装入瓶中封存——我要把妈妈的味道保存起来,把妈妈的爱一直延续下去……

"野蛮"妈妈

文/张楚

她长得很漂亮,但她的脾气很大。只要做错一点小事,她就得唠叨个半个小时。她总是认为,一天天,只需要学习就够了,都快把我逼疯了。我要开电脑,她就会像狼嚎一样唠叨个没完。但我可不管她那套,因为我一直都在忍让她。她的老掉牙的管理孩子的方法怎么说都不换。放了假,还像上学一样,逼着我学习。

每个周六周日回家,本想完成了老师的作业,就玩个够,可她一在,我就该变成学习机器了。

星期一早上,妈妈突然坐在沙发上,等着我给她拿作业检查,我看躲不过去,只好很不情愿地递上了本子,妈妈一看,还有一张卷没做,立马大发雷霆,那样子就像一头发怒的老虎,她不由分说,拿着我的卷子就往外走,我怕她把卷子给扔掉或撕掉,就赶紧追上去边哭边夺,妈妈一推,我坐在了地上,我顿时感觉屁股象被裂了两瓣一样疼。可我马上站起来,又去追,妈妈根本不可怜我,仍然向外推我,我又摔在地上,我嚎啕大哭,那哭声惊天动地,但根本打动不了妈妈,她大声地斥责,还操起案板上的擀面仗朝我屁股上狠狠地敲了两下,我只感到钻心地痛……

后来,我承认了不对,并保证下不为例,下次一定考前五名。妈妈才算答应我还让我上学。我想一个人骑车上学,可能妈妈认为我情绪不稳定,用摩托车把我送到了学校。其实,妈妈打我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她眼中的泪花,如果她不爱我,不会掏那么多钱送我去跳我喜爱的舞蹈,还风里来雨里去地接送,如果她不爱我,她不会骑车送我上学。

我的"野蛮"妈妈,管教我的方法虽然野蛮了点,严格了点,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一个"爱"字。"野蛮"的妈妈用野蛮的方法,帮助我健康正直的成长。

妈妈就是用来擦眼泪的

文/叶倾城

偶尔看到年轻女子发牢骚,说:想回到童年时刻,摔破的膝头会比心容易痊愈。我的感受:哼,你穿越回去试试!

夏天将近,路上看到的小宝宝,个个都有光溜溜的小胖腿,全青一块紫一块,这里伤痕累累,那边将将结痂。而小朋友们顾自狂奔不已:这,伤痕还没好,你们就忘了痛?

我女儿小年,当然也不例外。快中午,我们走在人行道上,我左边大包里是她的跳舞衣服与鞋、钢琴教材、水瓶和其他,右边是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我腾不出手去牵她,只能言语叮嘱:"小年你小心。"

只要不生病,她永远不打蔫,眼耳舌身意,各个都有自由主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里叽哩呱啦说个不停,身子活蹦乱跳,脑子还不知道在想什么……仰望星空的人从来看不到脚下的路,"叭唧",摔倒,是个休止符。沉默半拍,哭声起,眼泪哗啦啦成了河。小年悲凄地哭喊:"我受到伤害了,要出血了。"虽然,连皮也没破一分。

新妈妈才会在这哭声前大惊失色、手足无措,我已有五年妈妈经验,足够资深,只叹口气,到底怎么摔的呢?路上并无石子;我早已摒弃姥姥奶奶们的旧观念,给她买的鞋都正合脚;蹒跚学步的时候,说是腿脚还软,这都能上蹿下跳大闹天宫了,总该硬实了吧。我小时候看过一句话,说"小宝宝摔跤,是被空气分子绊倒".不信都不行。

勉力把右肩的大包挪到左肩,摊开手掌:"来,妈妈抱抱。"再没有第三只手替她轻抚伤口,我任她树懒一样挂在我胸前,自嘲道:"妈妈就是用来抱抱的。"

得到安慰,哭声戛然而止,她拿我的衣服胡乱擦眼泪——全棉,吸汗也吸泪——向我一翻白眼:"妈妈就是用来擦眼泪的。"

啊,我也曾经拿我的母亲擦过眼泪。

那一年我已不年轻,还幼稚得可耻,人家已经懒得对我说谎,我还死缠烂打要追问真相。躲在房里,抱着电话泣不成声,对方只一剑封喉:"现在查证这些还有意义吗?"——这句话封存了全世界的残忍,我永远忘不了。母亲推门进来,默默放下一盒纸巾,转身出去,关好门。

她一句话也没问:她如此深爱与了解我,同为女子,有着过来人的智慧,还有什么不明白?她一句话也没说:安慰不仅空洞,往往还是更冷酷的提醒,让对方更看清自己的无能为力。

她只是,提供给我一盒纸巾,让我用来擦眼泪。

多年后,我才懂得她的伤悲:她眼睁睁看我痛得死去活来,她恨不得这痛全移到她身上——却不能。就好像,我也但愿代小年受伤,却明白:有些路,她必须一个人走;会让我落泪的事物,也会烧痛她的生命;有些至理名言,非得亲身经历,才会懂。

看过大儒程颐回忆母亲的文章,其中一句让我笑起来:"汝若安徐,宁至踣乎?"我也一模一样对小年说过:"你要是慢慢走好好走,怎么会摔?"天下的母亲都说过类似的话吧?而她们的孩子,全都没有听。万千金玉良言,不如膝头上的一枚伤口来得更有力度。

我放下小年:这一生,她还有很多跤要摔。我即使铺平所有道路,她还会被空气分子绊倒。只因为,"世间哪儿有个百年厮守的人家,一步不跌的道路?"不曾洞悉世事的疼痛,就不会有人生的智慧啊。

摔倒了,哭一场就好,好在还有妈妈。妈妈,就是用来擦眼泪的。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