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妈妈的文章(精选9篇)

请欣赏描写妈妈的文章(精选9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我与妈妈周女士

文/王薇

我的生命,是从睁开眼睛、爱上她的笑容开始的。在某个平凡的日子,她的身体里突然有了双倍心跳,也许当时她在吃饭、在睡觉或是在与闺中密友谈笑风生。我是一只小小瞌睡虫,在对她说完第一句"你好"之后就又睡着了。

所有的大人,最初都是孩子,我的妈妈周女士,她也是。我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在得知要从小女生成为母亲的那一瞬间,我想,周女士应该是又新鲜又害怕的吧。舅婆曾跟我"取笑"过她,说她在生我的时候,抓着舅婆的手哭喊太痛了,不生了,这孩子不要了!那天她一定很辛苦。我住在她身体里的那段时间里,一定给她添了不少头疼的事儿,不知道我有没有像别的小朋友一样老在"房间里"上蹿下跳,闻见不喜欢的东西就闹脾气,还赖着不愿退房。

草荣木衰,时光流转。我慢慢地长大了,长成了一个自以为是、让周女士头疼的小朋友。我常常对周女士的经验之谈不予理会,甚至对她恶语相向,我想她定是委屈极了,甚至想过干脆就不管我算了。高中时期,我交了不该交的朋友,该休息的时候玩手机,该学习的时候却呼呼大睡。周女士一再告诫我应该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告诫我交朋友要认清人,告诫我现在做的事要能对得起以后,而我则毫不犹豫地把她的苦口婆心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直到高考成绩出来了,我才终于意识到我的行为多滑稽。我去复读了,这一次周女士没有再像从前那样,经常给我打电话做工作,可我好像在某一瞬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叫醒了。尽管温暖的被窝就像生了手脚似的要把我紧紧拽住,窗外的嬉笑声更是叫我恨不得马上丢掉书去玩,然而面对形形色色无处不在的诱惑,我抓紧笔,看着书,像是进入神识中修行的小沙弥。这一次,我想让周女士不那么失望。

在我认识的人中,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周女士那样。她温柔,像一只猫。在没有一丝丝风的夏夜,她总会拿着小扇子给我扇风,哄我睡觉。她护短,像一头狮。小时候,我在学校总是被同学欺负,每当我顶着青紫交加的脸挂着泪回家时,她会一边给我上药一边嚷嚷着明儿定要去找班主任说道说道。她理智,像一匹狼,她拒绝给我买昂贵的玩具,即使我撒泼耍赖,她也不会纵容我,而是在我冷静下来以后严肃地告诉我钱应该花在必要的地方。她的言传身教,是我人生起步的唯一资本。

我总认为,有趣的人生,应当一半是山川湖海,一半是家长里短。可惜在有了我之后,周女士的人生逐渐只剩下了家长里短,她因为我被困在了这一方小小世界。我甫一呱呱坠地,她的目光就只有远近之分,再也没离开过我。她教我道理,而我却经常用嫌弃埋怨作为回应。我顶撞她,否定她,但凡她要我做的事情,我偏不做。在取得小小成绩后,我不自觉地开始骄傲自满,甚至觉得全世界都是唾手可得。可在碰壁之后才发现,原来她从不给我泼冷水,只是因为她在专心为我构筑一张牢靠的安全网。我跟周女士经常争吵,我最常说的话是你根本就不懂我,而她最常说的话是我觉得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好。或许我和周女士都没错,只是我的青春叛逆刚好撞上了她的不善表达。还记得填志愿的时候,我总想着要去远的地方,越远越好,这样就不用经常回家,不用见到她。可当我踏上奔赴梦想的列车,我却想到了她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伤神的样子。其实,偷走周女士青春的大盗不是岁月,而是我。

人们总爱用为母则刚来夸赞妈妈,但谁生来就是妈妈?在成为妈妈以前,她也和我一样是个小女生,她向往着美好生活,她遇见心动会娇羞脸红,她碰见难题也会不知所措,只是很少人记得妈妈以前也是一个小女孩,让我难受的是,我也时常忘记。我想带周女士来一场旅行,这次出行,她不是我的妈妈周女士,而是我爸爸的女朋友小周。小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给你拍组照片,道具就用萱草花吧。我带来一束萱草花送给你,再带走你的所有烦忧。周女士,谢谢有你,让这世界不是伶仃荒野,而是繁华闹市。

但愿妈妈永远是个小女孩。

妈妈的幸福

文/俞又文

对于不同的人而言,他们的需求不同,得到的幸福也就不同。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幸福。

对于我的母亲而言,她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我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从小,在我眼中"妈妈"这个词就是万能的,她什么都会,而且什么都能做得好。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我母亲给我的感觉就是"女汉子"的形象。到现在为止,我就只记得她哭过那么两次,而每次都是为了我……

第一次,是我还很小时候,手在顽皮时被摔断了,是她泪眼婆娑地陪我度过了接骨时的痛苦。似乎受伤的不是我,而是她一样。就连自己的手绞断都没见她如此悲伤过。那时我曾开玩笑地问她:"妈,是我的手受伤,怎么好像你比我还痛啊?"

你猜,她是怎么回答我的?

她只说了一句话:"因为你是我心头掉下来的肉。"从那时起,不管她如何打我、教训我,我都开始学会接受,因为那时的我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叫"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第二次,是我上初中时。

那天下大雨,吃过午饭的我赶回学校上课,我家到车站要过一个十字路口,我在路口摔了一跤,怕上课迟到,我选择了先赶回学校。

到了学校,我打了个电话给奶奶,我跟她说:我摔了一跤,想请她为我送一套衣服,而她居然对我说:"我现在在打麻将,走了就三缺一,要不你放学回来再换吧。"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那是我第一次对亲情产生不满,我十分愤恨,当时的我就想:到底我是不是她孙女,麻将比我还重要吗。

母亲知道这件事后,和奶奶大吵了一架,回到家后,她满脸泪痕地骂我:"你说你怎么不小心点?你不知道这个家里除了我和你爸把你宝,其他人都不把你当回事吗……"

那天,她说了很多,也哭了很久。从此,我明白了我对她有多重要。

所以,我就是她的幸福,我就是她的一切,只要我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她的内心就会充满幸福感。

妈妈织毛衣

文/董刚

妈妈年轻时手很巧,主要表现在打毛衣上,过去商店里只卖毛线没有毛衣成品,全家人的毛衣都是妈妈一针一线打出来的。妈妈只要看到别人穿的花样,就能琢磨出来怎么打,打出来的毛衣比原样还好看,还能根据毛线的颜色设计出不同的图案。因为手艺好,经常有同事熟人找妈妈帮忙,妈妈也从不推脱,一年四季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前几天,妈妈60岁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妈妈一件羊绒衫,爸爸说,妈妈打了无数件毛衣,自己穿的却是最简单的。这是一件颜色艳丽的羊绒衫,我们都说好看,让妈妈穿上试试,妈妈摸着羊绒衫说:"以前都是我给你们打毛衣,如今到处都能买到,看来我的手艺要被淘汰了。"妈妈已经很久不打毛衣了,我知道,除了我们不再需要妈妈打的毛衣,除了妈妈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主要原因是妈妈很少和爸爸争吵了。

记忆中,妈妈总有打不完的毛线活。每年,妈妈都要把我们穿旧的毛衣拆了,洗干净后重新卷成团。吃过晚饭后,妈妈就坐在灯下一针一针地织毛衣,有时一织就是一整夜。开始我还想,妈妈怎么会忘了睡觉呢?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妈妈整夜打毛衣的时候就是和爸爸吵架的时候,她是用打毛衣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那时候爸爸在部队当兵,很少顾得上家,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妈妈操心,妈妈有时心里很烦,爸爸一回家,妈妈就会向爸爸诉苦,有时越说越气,妈妈就会和爸爸争吵。吵过之后,她就会找出毛线来,一声不吭地打,爸爸好像也知道这个秘密,把我们哄睡觉之后,拿本书坐在妈妈旁边陪着妈妈,两个人都不说话。第二天,妈妈又和往常一样,家里也恢复了以前的欢笑。因为她知道爸爸为了这个家在辛苦地工作,自己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爸爸身上。

直到今天,妈妈和爸爸有时还会为一些小事争吵,这时候,妈妈就会拿出我们曾经穿过的毛衣,告诉爸爸,这件是什么时候吵架时打的,那件是为什么吵架,爸爸则很知趣地赔礼道歉。

巧手妈妈

文/苗君甫

朵朵学校布置了手工作业,要求每个孩子和家长一起完成一件手工作品。

母亲说:"外婆给你做风筝,行吗?""做风筝?真的假的?"朵朵跳了起来。母亲说:"当然是真的。"

说干就干,准备好剪刀、毛线、彩绳、卡纸、竹签、胶带等工具后,朵朵在母亲的指挥下,像只燕子似的飞来飞去,拿尺子测量,拿彩笔涂色,拿胶带固定……一番忙活后,一个星星形状的风筝居然做好了。我们一起兴冲冲地去小区里试飞了一下,风筝飞得还挺像那么回事,我对母亲说:"妈,您可真厉害!风筝都会做。"

母亲笑笑:"你们小时候,哪个玩具不是我做的?!"也是,小到沙包、毽子、陀螺,大到铁环、秋千、衣服,哪一件不是母亲做的呢?时光悠悠,站在现在的岁月回望从前,巧手的母亲绝对是记忆里最温暖的一笔。

小时候家里经济很紧张,一分钱要掰成两瓣花,每一笔支出都得精打细算,我和姐姐从来不好意思也不敢张嘴跟父母要新衣服和新玩具,但贫穷依然阻挡不了孩子对玩具和新衣服的向往,母亲读得懂我们的渴望,就自己动手实现我们的愿望。

她经常在灯下,给改小的父亲的衣服上缝补一条独一无二的花边,就成了我们的新衣服;也会在院子里找一截木棍,经过削、切、打磨等程序,改造成一枚陀螺;还会用碎花布头,裁裁剪剪、拼拼接接,做成一个色彩斑斓的沙包……每次看母亲变魔术一样地变出新物件,我们都兴奋得又蹦又跳。

童年时代,因为有巧手的母亲,我们从未感受过失落和窘迫,相反我们总能感觉幸运和快乐。母亲做手工的时候,不仅是母亲最舒心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母亲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对我们灌输一种观念"办法总比困难多",让我和姐姐学会面对遇到的所有问题。

在母亲的引导下,贫穷从来不是降低标准的理由,因为动手、动脑、想方设法自己做玩具,我和姐姐的童年时光充满着欢乐:争论谁做的好、比赛谁的点子更有创意、验证谁的手工更受欢迎……叽叽喳喳的辩论中,快乐总是装得满满的。

母亲不仅能妥善地处理各种日常生活琐事,还能认真地对抗生活的压力,并把这种压力转化成快乐,在我们的成长中留下最深的印记。

妈妈都是"温柔女汉子"

文/马亚伟

带着孩子去陌生的城市学画画,我们一路辗转,很是辛苦。我没有方向感,很少出远门,且做事慢条斯理,一幅文弱的样子。但我带着孩子追公交、坐地铁、联系宾馆等等,过关斩将一般。终于安顿好,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孩子突然说:"妈妈,我觉得你是个温柔的女汉子。"我哈哈大笑,她说得真准确呢。

仔细想想,哪个妈妈不是温柔女汉子?记得我在外地上学的时候,老妈只身一人千里迢迢来看我。她带着两只鼓鼓的大提包,里面装了炒花生、红枣等好吃的。老妈身材瘦小,我无法想象她是怎样拎着两只大提包到学校的。老妈说:"我用肩膀背着,一肩一个!"要知道,老妈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竟然能有此壮举,实在是因为对孩子的爱激发了她最大的潜能。

后来和朋友们谈起"每个妈妈都是温柔女汉子"的话题,大家都感慨不已。

萍的妈妈也是个极为温柔的人,平时说话从来都是温声细语,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柔派",竟然能大半夜背着萍跑八里路。那次夜里萍发高烧,她的妈妈二话不说,背起她就往医院跑。一个夜里连门都不敢出的妈妈,为了女儿,连命都能豁出去。那时还没有出租车,她背着萍一路狂奔。萍说,趴在妈妈背上,觉得像汽车一样飞快,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个温柔弱小的妈妈听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因为突然放松下来,一下晕倒了。

霞的妈妈本是个女汉子型的,泼辣厉害,家里人都怕她三分。她做事利落,说话直言快语。这样一位辣妈,却在霞生了孩子后,突然间180度大变身,变成了"温柔派".霞生完孩子有点产后抑郁,心情总不好,怕吵,婆婆犯了难,当妈的义不容辞,火速赶来。为了给霞创设安静的环境,这位辣妈不嚷了,安安静静的,精心伺候霞。霞好了以后,辣妈长舒口气,说了一句:"这阵子快憋死我了!"

哪个女人不曾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本色率真?可是,她们做了妈妈以后,就在一瞬间蜕变了,变成了十足的"温柔女汉子".世上多少奇迹,都是母亲创造的,她们用爱,一肩挑起侠骨,一肩挑起柔情,成为无所不能的人!

不称职的妈妈

文/蓝蓝

儿子上学时5岁半。二岁半入托,上了三年幼儿园。在幼儿园的时间可是很长很长。三年来,风雨无阻,没有缺过一天勤。没有办法,老人不在身边,没有人照顾孩子,大人上班,孩子只能上学。即使生病,也是天天如此。孩子跟着我们也真够可怜的。一个月10元的托儿费交的很合算。

不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而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自己生性暴躁、倔犟的性格毫无保留的遗传在了儿子的身上。从很小的时候起,一不如意,就大发脾气。要么摔凳子,要么躺在地上打滚。为此,不知挨了多少次打,可本性难移,看来遗传基因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每次打完孩子,自己都在后悔,都会自责。可是,暴躁的我,却不能容忍孩子的缺点。孩子调皮,捣蛋时,又会遭到一顿巴掌。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妈。没有足够的耐心教育孩子,没有用合理地方法引导孩子。每当自己抱怨孩子的时候,老公总是说,不是你这样的妈妈,怎么有这样性格的儿子!我便不敢在说什么。没有理由啊。的确,有这样的妈妈,才有这样的孩子。

儿子的性格的确是暴躁。但是能和同学和平相处,伙伴们都喜欢他。因为在孩子们的眼中,他是最漂亮的,最帅的小帅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孩子也是如此。

性格不会改变。但脾气可以因人而改变。这样坏脾气的我,只有对儿子才这样暴躁。对老公从来没有过。在情人的眼里,他的缺点也是优点。什么都看着顺眼,看着什么都好。你想生气,对他发脾气,都发不起来。

母爱,最真。正因为这样,所以,不能容忍儿子的错误。

妈妈,现在换我来照顾您

文/刘晓洁

当我从包里拿出小巧的指甲刀时,母亲很自然地伸出右手。左手指甲刚剪过,只因左手用大剪刀不好使,右手指甲才没有剪。母亲反复看着自己的指甲。

"左手的拇指指甲还是有点长,让我再剪一剪。"我拉起母亲的左手。"指甲不要剪太短,生活中不方便。"母亲低声嘀咕着。"指甲也不可以留太长,会存太多病菌,不卫生的。"我也故意拉长腔调。

不知从何时起,每次回去看母亲,都要带把指甲刀放在包里。喜欢与母亲这样逗嘴,喜欢拿起母亲的手,小心地为母亲修好每一个指甲,然后带着胜利的喜悦收好我的宝贝刀。

母亲已年迈,虽说身体还算硬朗,坚持独居自理,可生活上还是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子女去照顾。

记得我在美食节目中刚学会了一道厨艺———葱油面,是先生和儿子都很赞的口味。我自备食材,一定要为母亲做一份。母亲屋里屋外跟在我身后,看我这个笨丫头怎么变巧的。随着面的出锅与花椒油的高温,一股葱香味溢满小屋。

"太香了,味道真好!"母亲接过我递过去的一碗面,吃得特香。"您女儿我已不是那个笨丫头啦。"我也得意地笑了。

为母亲添好热水,让母亲舒适地躺好,认真地为母亲洗了一次头,轻轻地为母亲擦干毎缕头发。待一切收拾干净,我静静地躺在母亲身边,母亲斜坐在我身旁,抚摸着我的手:"好容易歇两天,你又为我忙了一天,自来了就没有歇脚,你工作忙,以后别再往我这跑了,我好着呢,别挂着我。"

听着母亲的话,我恍惚间回到了从前。母亲拿着大剪刀,在为小时的我剪指甲,不停地问我疼不疼,叮嘱我女孩子要讲卫生;母亲弯腰在灶台前,为小时的我摊葱油饼,不停地问我香不香;母亲端来一盆不冷不烫的水,为我洗头洗脚,并不停地问我水烫不烫凉不凉?画面闪过,岁月久远,却深刻心头,温暖一生。

妈妈的连衣裙

文/王小翠

偶然,在整理抽屉的旧物时,发现了一张照片。或许是当时的拍照技巧还不是很好,或许是保存不好,又或许是经历了岁月的沧桑,照片已经发黄而即将"面目全非",还好我及时"挽救"了它……

那是一张母亲年轻时,穿着一件花式的连衣裙,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单肩提包,一头到肩的黑发在海风吹拂下站在海岸石头上拍的照片。这是唯一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于是我们几姐妹围坐在一起端详着这张照片,不禁感叹"那时老妈多年轻、多漂亮呢!特别是穿着连衣裙的样子,可现在……"

匆匆,岁月给人留下了太多的沧桑,太多的重压,自打我们姐妹来到这世间起,母亲就开始了她忙碌的一生。因小时家庭经济有限,母亲没机会念书,于是她认定了自己的文盲,更认定自己只能从事干体力活这份工作。于是,一辆破旧的人力三轮车便成母亲撑起我们家的生活。她早出晚归,无论刮风下雨,因她知道不出去工作一天买菜的钱就会少几块,一天的支出就无法付得起,况且这工作就算出去了也不好说一定会有,能赚取的是那么微薄和不稳定。母亲把好吃都留给了我们,总称自己不喜欢吃。每年都给我们几个小孩买新衣服,而从来都没打算给自己买一件新的,总对我们说,"我的衣服很多,还有很多新的,都穿不完的,不用买。"可我们知道,母亲换来换去都是那几套别人给的,自己还补了很多处补丁,唯一穿得好看一点便是大年初一那天,母亲会穿上一直跟随她几十年的那套女士老西装,配上我们平时怎么叫也不舍得穿的皮鞋,对着镜子理理自个的头发,不禁唠叨了一下"又多了几根白银丝了".

坐在旁边的我,端详着仔细在梳理白发的母亲,是呀!我们在长大,母亲却逐渐地老了,昔日年轻的面孔已经埋没在了这沧桑的岁月里,苍老于照顾我们几个孩子的重压,母亲毫不保留地用青春给我们营造温馨的避风港,用这双脚蹬着三轮车为我们撑起了一片爱的天地,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拥挤但是温馨的家。

很多时候,希望着自己快点长大,长大后就有能力跟母亲分担一些,让母亲不再那么辛苦,让忙碌了大半生的母亲歇一歇。如今,自己成了老大不小的女孩了,可以在上学期间做一些兼职来撑起自己的生活费用,这些兼职的费用时常超出生活费,于是会给弟弟、妹妹买一些学习用品。还记得,当时逛淘宝时看到了一件花式的连衣裙,想起了母亲,她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穿了,整天是褴褛的衣裳,每次回家都是汗流浃背的,油渍在衣服上留下一个个的大印,手腿因在搬运过程中不慎碰刮留下的伤痕,紫一块青一块,我泪水盈眶着……

想着想着,于是下单给母亲买了一件,一般都只能是"先斩后奏"才行得通,要不她会以各种理由让你不要给她购买,她总是担心着我吃不饱,担心着我的生活费不够用。记得母亲拿到快递后的当天晚上,小弟偷偷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母亲在试穿刚刚拿回来的连衣裙,加上我们几个的赞美,母亲特别的开心,还在不断的问父亲好不好看。听到这,我开心地笑了。

一件连衣裙,一张旧照片似乎都承载了母亲的青春,更确确地说是母亲把整个青春都用来构建这个家,都用在我们姐妹的身上,在这二十年里,似乎没有看见母亲穿过所谓的好看点的衣服,更没见过会有连衣裙的出现。每每有人送一件好看点的衣服,母亲总是说"留着去喝别人喜酒时再穿,要不就等过年再穿".可哪有那么多的去喝喜酒的机会,故一年中母亲也就穿着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衣服,蹬着她那辆破旧的三轮车搬运笨重的货物,一日复一日,没有半句怨言,没有半点喊累,她深知读书的重要性,她总是无条件地支持我们。

我们逐渐长大,而岁月肆意在母亲身上挥洒着,沧桑的纹迹一条条的地横跨着母亲的脸庞。看着母亲笑起来时,几乎合上的双眼,看着在昏黄的灯下穿针眼时,听着母亲吃饭时跟我们说搬运中遇到的一些事时……泪水在我的眼眶里萦绕着,母亲,这么多年来,您辛苦了!我们会努力让你的辛苦付出值得。

每当看到花纹的连衣裙时,母亲年轻的模样便会涌现入我的脑袋,裙子可以再有,而那个年轻的你,早已丢失在茫茫岁月洪流中……

妈妈,我想对你说

文/吴雅瑄

妈妈,我想好好地和你说句话,可是你太忙,从未有过时间陪我,即使有也是短暂的一会儿。我想,或许我可以在日记上把我所想的全都告诉你。

妈妈,你不顾辛劳,每天晚上加班工作,岁月已经染了你几根黑发成白发。你虽然才三十多岁,可鱼尾纹却越来越深。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但我多想你注意身体,我多想你好好休息一下,妈妈,你知道吗?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这句话我懂,可在你帮我夹菜时,我却往往吝啬于一句"谢谢",不知怎么的,我就是说不出口。我常常想,我是不是不孝顺?

弟子规里说过"首孝悌,次谨信",看我并没有这么做,盘里的肉总是我的,水果中最大的总是我的,妈妈,我是不是被你宠坏了?

可我更想你尊重我的意见。

你早已不知道你的女儿不是从前那个穿着小洋裙的小胖妞了,她已经变得有自尊心,有自己的想法了。当你给我买粉红色连衣裙时,你肯定不知道你的女儿爱上了黑、白、紫色T恤和宽松的运动裤;当你给我戴天蓝色发卡时,你肯定不知道你的女儿喜欢剪齐刘海、短头发……妈妈,您不知道的太多了,妈妈,我已经长大了。可虽然你宠爱我,但当我和你顶嘴时你肯定会教训我一顿,我知道那也是你爱我的一种方式。

我小时候,你花了很长的时间教我穿衣服吃饭、系鞋带、刷牙、漱口梳头发……你开怀大笑只因为我画了一幅画,上面写着:我爱妈妈。我常想当我一天天长大,而你一天天变老,你开始忘记穿衣、系鞋带、开始吃饭时会弄脏衣服,但只是我常陪着你,你就会无比快乐。我牵着你的手,走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慢慢地,就像……当年你牵着我一样。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