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风景的文章(精选6篇)

请欣赏关于风景的文章(精选6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家乡,最美的风景

文/池佳文

难忘丰子恺在《豁然开朗》中说过的一段话:"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若恨,生活哪里都可恨。你若感恩,处处可感恩。你若成长,事事可成长。不是世界选择了你,是你选择了世界。"风景就是人的心境,与心灵时刻不分离,心在哪里,风景就在哪里。

心系家乡,那山,那水,便成了我这一生,所见过最美的风景。

我的家乡张家口是一座塞外古城,具有悠久历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是历史上许多重要战役的见证者,这不免使她带上些悲壮的感情,但悠长的时光又使她沉淀出一抹柔和的色彩。儿时父母总说我长大后要去外面的大城市里闯一闯,其实我却喜欢留在这个小小的山城,慢慢地揣摩她独特的美。

最具有北方特色的地方是大境门,大境门位于张家口市区以北,是长城的重要关隘,以地势险峻而闻名。其始建于清顺治元年,城楼建在东西太平山之间的峡谷内,正中门额上高悬"大好河山"四个颜体大字,笔力苍劲有力,据说为清察哈尔都统高维岳所书,大境门身后倚傍着绵延的青山,青山之上盘踞着蜿蜒的长城,构成了一幅雄浑壮阔的画卷。

这里的景色并非都是雄壮的,安家沟的景致就柔和了许多,安家沟素有"小桂林"的美名。它以自然生态为主势,景区内峻峰竞现、奇石林立、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葱林群鸟争鸣、湾水鱼鸭嬉戏、瀑水倾泻奔流、山花争相竞媚。置身其中,山水皆为一片碧色,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让你看不透她;又仿若身临一段神奇而美好的传说,直叫人沉醉,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自小生长在这座古城之中,也同她一起由不经人事的稚子,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去见证一条清流贯穿南北,去见证座座桥梁横跨东西,去见证它的日新月异。

我也曾想过不顾一切去走走,晴川暮色,不再回头。

只是,心里有牵挂的地方,哪里去得了远方?

在我心中,唯见这边风景独好。

转个弯看风景

文/王大为

她说,夕阳里,巢湖水波光粼粼。站在岸边,真有一种面朝大海的感觉,好激动,好想哭……

当然也向往浪迹天涯的云游,可平日里,我们更多的还是寻一处身边的风景,走一走,转一转,来个"居家游".

正如鲍鱼宴可以没有,但青菜豆腐却必不可少。

十几年前,一家人从南方来到这个城市,租住在一个破旧的老小区里。十几个纸箱子,一张床垫是我们全部的家当。当时正值严冬,天气阴冷,我的心情也像被阴冷的寒风扫过,灰暗萧条。直到有一天,他带我来到附近的雨花塘,那一塘静谧的池水,环城路两旁高大茂密的树木,还有枝头繁密的枝丫,内心里终于生出一丝久违的欣喜,沉重如坚冰的心情开始融化。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雨花塘走一圈。可以说,那一片树,那一段临水的小路,抚慰了我失落的内心,也让我开始接纳这个城市。

后来,就住到黑池坝附近,黑池坝的美景怎么也看不够,怎么看也都美,每次路过图书馆门前,我必定要扭头望向黑池坝的水面。无论晨昏阴晴,无论春夏秋冬,我都会由衷地发出赞叹:真美!每到春天,我早晨都会提前出门,然后绕到黑池坝走一圈,看柳枝出芽,再看那一片似有似无如雾般的柳芽又如何变得葱茏一片。可是,大自然是最神奇的魔术师,你睁大眼睛盯了很久,都没看出所以然,可轻轻一眨眼,春天的帷幕已经拉开。我在那里认识了栾树和合欢;也在那里看到一位环卫师傅嫌樱花树不停地飘落花瓣,拿着扫帚对着它们一顿猛打,硬生生打出一条樱花路来。虽然很美,却让人心痛;买了相机也是急冲冲先跑到那里试镜;女儿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带着她在黑池坝玩脚踏的游船,我和她爸爸用劲踩,女儿神气地握着方向盘,快乐地喊着加油……

我现在住得离天鹅湖很近。天鹅湖已是个热闹的所在,北边广场上跳操的、跳交谊舞的、小朋友练轮滑的、露天卡拉OK的,什么都有;南边的沙滩是孩子们的天堂,还有游泳的、散步的,真是热闹到喧腾了。可是,只要往西穿过翡翠路桥下的木栈桥,进入匡河景区,就一下子安静下来,沿着河边走,沿河的柳树,鹅卵石的小径,两边宽宽草坡上高大的合欢树、枫树,夹竹桃开得热烈而寂寞……这里少有游人,只有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早晚来这儿散步健走。上一次请朋友来家聚餐,饭后请他们沿匡河一游,边走边聊边拍照,感觉这聚会变得风雅了。

合肥这座城,在变大,在变美。朋友在群里发了一组她在滨湖大道拍的照片。她说,夕阳里,巢湖水波光粼粼。站在岸边,真有一种面朝大海的感觉,好激动,好想哭。又说滨湖湿地的荷塘荷花亭亭。于是,我们立即响应,约好一起去看水,看花,看日落。

这样的居家游,虽不高大上,却融在我们的生活里,与我们气息相通,如润物细雨,滋养了我们庸常的生活。

正在读一本游记随笔,书中那安静平和的文字,那些并不现代的却充满了烟火气息的小地方,淳朴迷人,读来让人身心愉悦,也体会到真正的旅行其实是一种和心灵契合的行走,只要有一颗浪漫而自得其乐的心,也许"只要转个弯就能寻找到美景,不一定要漂洋过海去海外".

如此说来,最美的风景或许就在身边。

骑行路上觅风景

文/宁小华

秋日,初升的朝阳染红了天际,霞光也披上了一层华丽的外衣,散发着一丝从未有的安宁与寂静,于天穹悄悄地倾听着大地苏醒的声音。晨光,就这样一点一滴,依着云彩,偎着浓浓的秋意,在云端旖旎,透过天边泛红的霞光,光彩四溢,楚楚动人。

晨曦中,和友人们约定从县城骑行于平清村,然后再徒步半边庵。

出发啦!丝丝秋风轻柔抚摸着脸颊,小鸟在公路旁的树枝上愉快地欢唱。大路的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稻田。田里,金灿灿的稻谷,颗粒饱满,沉甸甸的,飘散着醉人的芬芳,翻腾着滚滚金波,推向无尽的远方,好像灿烂的彩霞抖落在田间。黄澄澄的谷子,压得谷穗都直不起腰,可它还是使劲地摇动,硬挺着为丰收的田野唱着欢快的赞歌。远远望去,整个稻田就像一张撒满黄金的地毯。田间,淳朴的农民们正忙着收割稻谷,田间地头不时传来他们欢快的笑声。群友们见状兴致颇浓,接过他们手中的镰刀,有模有样地挥动着,尽情地收割着。虽动作有点笨拙,但他们从劳动中得到的快乐溢于言表,也仿佛找回了年少时快乐,欣赏着一切美景,心中透着一种悠然与惬意……

沿途美景尽收眼底!不大一会儿便骑行到平清村。锁好坐骑,便开始登家乡有名的高山——半边庵。在洞口塘山顶,昔有一古庵,一半在岩洞,一半在岩外,半边庵因此而得名。遥想当年,这高山之巅,晨钟暮鼓,庵中香烟袅袅,膜拜顶礼、虔诚信奉的信男善女在此求子纳财祈福,可谓"山不在高,有神则灵".崇尚这神圣而洁净的灵秘之地,脚下的节奏更为轻快起来。

我们疾步走在松软的田埂上,虽已入秋,可路边反季盛开的野花随处可见。白的,紫的,金黄的……在微风中婷婷玉立,婀娜多姿。很快便到达半边庵山脚下,站在山脚远远望去,连绵不断的山岭泛着秋天的金黄,山上的野草们,用自己幸存的绿,衬托着金色的秋。莽莽连绵的山峦,穿梭在白皙的晨雾之中,苍翠的群山巍然屹立,如同一条条正在酣睡的卧龙。脚下光滑而略覆青苔的石板路就是历史上上控云贵,下制长衡,扼守洞口罗溪的湘黔古道。古道蜿蜓地伸向山中。走过了一段稍长的古驿道,只见一阶一阶整齐、崭新的水泥台阶显现面前,原来是洞口县正在倾力打造半边庵景,这里已修建了观景台与楼台亭宇。在断崖绝壁的边上现已加固了精致的栏杆,只是倍感遗憾的是:在这几处惊险的半爿绝壁上,每次群友们都要把脚稍悬空,摆各种惊险的姿势,拍几张惊险又逗趣的照片,加了栏杆后这种惊心动魄的体验恐怕是永远也不会有了。但令人庆幸的是最高最惊险的断崖处,过去每次只能小心翼翼地走到断崖的一半,就不敢再向上跨步了,如今,任凭老少都能轻松走到最高最顶端。站在此处向山下高亢呐喊几声,释放内心积郁已久的压力,让全心身得以放松与舒坦是多么惬意的事!

因群友们还要赶回去上班,登半边庵之行只有中途折返。多想去看看山腰上的古迹与山顶上抗日战争雪峰山阻击战时留下的战壕;多想去绚怀一下那些在那牺牲的英雄们,给他们致以最崇高的躹躬礼;多想登山造极,在山顶俯瞰洞口县城全景。只有等他日,半边庵景点开发全面竣工,重新约上友人们再次攀登。

风景

文/古雨欣

1

等车时,雨就开始淅沥地下着。坐上车,望着拥挤的人群和窗外越下越大的雨,心情低落。

终于到站了,冲出车门,快速赶回家。妈妈迎上来,爱怜地帮我擦干雨水,又疾步走到厨房,打开压力锅,团团的雾气开始升腾,由浓到淡,慢慢飘散,接着便是阵阵的米香涌来,妈妈拿出勺子在锅中搅动着,糯白的米晶莹剔透。"来,趁热喝了吧。"妈妈将盛好粥的碗端给我,轻尝一口,果然是黏香的味道,从舌尖暖到心底。

此时,此刻 ,有温暖的灯光,有升起的白雾,有爱、有母亲、有我,像是黑白默片,平素又质朴。

2

还记得那一个个午后吗?阳光总是很热烈,校园里因为那些开花的树而变得气息格外温柔而清新。三两聚集的学生,赤红的跑道,忙碌的午自习,欢乐的音乐课,当然,还有你和我。

"嗨,别紧张,你一定会表现好的。"你走过来,拍拍正在背稿子的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心中不再慌乱。演讲完毕,在老师赞许的点评中,我微笑着转向你,我知道,这里面有你的功劳。

初中生活转瞬即逝,因为朋友的存在,每天都值得留恋。

3

几个小时过去了,离山顶还是那样的远,正当我唉声叹气,准备放弃时,耳闻旁人一阵惊呼,抬眼望去,原来是天边的一抹晚霞,真的是绝美的风景了。

太阳已变为暗橙色的夕阳,一半隐于层层叠叠的彩云中,像是泼墨于天边,那神奇的色彩由中央向边缘渲染,好不壮观。

这黄昏时刻的云翳啊,不正是对我们辛苦这几小时最好的回馈么?

有山,有晚霞,有我,有整个世界,在这个色彩斑斓的风景里……

风景在路上

文/陈武

早已入秋了,路边的树已经开始落叶,而他却无心留意。说还是不说,两个念头在内心如同两只凶猛的狮子在激烈的搏斗。终于,内心的搏斗分出了胜负。

他长呼了一口气,对母亲说:"妈,我不念书了,让我去打工挣钱吧。"说完后,他尝试从倒车镜里探寻母亲的异常,心也在扑通扑通地跳着。母亲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说道:"好啊,你不读书能帮我省不少钱呢。"他知道母亲以为他在开玩笑,把眼神摆向了别处,不经意间,他看到母亲的头发中夹杂着一个细细的银白色的物体,他知道那是白头发,是母亲为自己操碎了心而提前衰老了,从前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从小到大,他都不是一个乖孩子,经常到处惹祸,老师们也都不喜欢他,他知道他自己之所以没有被要求退学,是因为母亲一次又一次的恳求老师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他毫不感动。很快,他染上了网瘾,成天的旷课,泡在网吧里打游戏,母亲一次又一次的去网吧找他。终于,母亲受不了了,在他的面前哭了起来,不怨他,只怨恨自己没能教好他,在那一刻,他醒悟了,他抱住了母亲,大哭起来。

从那以后,他试图去改变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学生,然而,因为之前落下的功课太多,没办法补起来,他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想着出去打工或许会不再拖累母亲,但是,他没有想到母亲会那样回答他,母亲真的同意了吗?当然不会!

母亲似乎看穿了儿子的心事,说道:"看路边的这些树,它们一直生长在这里,不张扬,不显摆,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它们无关,没有人会注意它们。然而,它们却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这世界装扮一份美丽,即使没有人知道,但是只要自己明白已经尽力了,就够了。"

他望着路边的树,是啊,没有人注意它们,可它们却仍在努力,让人们见到更美丽的世界。

风景就在路上,你看到了吗?

风景

文/家村

从小在山沟里长大,没有走过像样的路。童年在羊肠小道上奔跑,看见的是满山坡风吹草地见牛羊的风景。在故乡的草坡上晒太阳,向山谷的小镇望去,有一条宽绰的大马路,偶尔有大汽车经过,扬起的沙尘落定后,是一条黄色的砂土路。这条路以东以西的世界,我很少去过。

开始坐上汽车往城里走,也是在快要中学毕业的时候。小镇每天有发往县城的班车,是天目山牌的小中巴,后来有了华西汽车,十几个座位,经常憋满二三十人,像插玉米棒子似的。

往县城的路必须翻越一架丰泉山,汽车在草坝、东营的密林中穿过,阳光照着车窗玻璃,反射过来的光线沐浴我的额头,密林泛着闪烁迷离的光阑,秋天底水恣肆,泉溪流淌,让我心旷神怡。经过这座海拔落差超过300多米的高山草甸,汽车便夹住冒烟的尾巴,直溜溜地驶入抛沙河坝的平川大道,路边的柳树一排排整齐列队,刷刷地向后退去,仿若时光的风在过去的隧道里对每棵树进行检阅。

这是我看过的最美的风景,就在县城以西的这片大平原里。青青的麦苗和菜秧占据着一片平畴,庄稼葳蕤,菜园葱茏,农民骑着自行车上田间劳作。这里车来车往,许多车在这里经停,加油,加水,吃饭,歇脚,从这里坐车,就可以去更远的山区以外的世界。我常常在梦里,梦想着这一天。

15岁我去外地念中专,坐过各种各样的汽车,在汉王读卫校时,还在周末坐三轮车改装的大篷车进城玩。三轮车载着我们颠簸在并不平整的甘川公路上,马达的突突声听得耳鸣时就到站了。冬天时从帆布缝里漏入车里的风,像小刀刺骨。

后来,我去省城念书,放假时坐火车,普通硬座的半价票。最喜欢占据一个靠窗户的座位,在火车飞驶的时候,张望窗外的风景,看经过的城市和村庄,山峦和河流。火车窗户,就像世界的眼睛,与我相觑视,相擦肩,回眸一过。这种匆匆而逝的美好,让人很留恋。火车经停的每一个站台,总有上车下车的人们,送行的人们,挥别的衣袖和难舍的泪水,总触动我的心底掀起一层波澜。

风景在窗外不断变幻,像魔术世界里的表演,不同的地域,带给我不一样的地理认知。坐着注视窗外,就可一览世界的别样风貌,窗外是流动的风景,仿若置身一条浪花奔腾、千姿百态的河流。

这时候会有一种物由心生的感觉,从目光抵达脑海,然后又抵达心灵。窗外的风景和物事,再一次唤起我们沉睡的记忆和思想的花朵。如潮的思绪哗然间翻涌而来,不可抑止,泛起我们心灵底处那一汪湖水的涟漪。那时候喜欢诗歌,便觉得每一眼看见的风景,都是一首诗,都是我静处一隅冥思奇想发现的诗意,有无穷的美和秘密。

2004年,我在旅游公司打工,长期坐在火车上四处跑,坐上火车到深圳,去山东,窗外的风景和辽阔的平原,流动的风景美不胜收,尽入眼底,也给我旅行体验最意外的视野收获。有一次从烟台坐船到大连,夜幕笼罩时离开霓虹闪烁的海岸,汽笛悠扬,海风习习,在甲板上看浩淼无垠的大海,感觉自己在海洋的中心,朗朗的月色照着夜旅的邮船,照着离乡的游子。那种思念故乡的滋味,有一点海风打起海浪的咸味。人不是永远在故乡就爱故乡,而是只有离开故乡,才会更深地回味、思念和懂得故乡。

第一次坐飞机是从西安去海口,气压高,天气暗,正好坐在窗口也没有看见书中所描写的空中俯瞰的大地。所幸在一次从丽江到西双版纳的飞机上,看见梦寐的红土地,皱褶起伏的山梁,平面像生物课本上绘制的植物茂密的根须,荧光闪闪的江河,逶迤如带,就像舞动的银蛇,暴发出扭曲中肌肉绷紧的生命力,让我的灵魂感到被震撼,被撞击,头脑嗡嗡直响,陷入幻觉的迷境而超然物外、忘乎所以,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蓦然发现自己心灵的富有,和自己也不曾发现的心事。原来,在我的心中,整整装下了我从那条山沟到城市的所有历程,以及掠过眼前的风景,我并没有遗忘,只是暂时寄存在脑海的库房里,任它藏窖,厮磨。

直到在我又一次踏上旅程,坐在某个窗口端望别处的风景时,我不看书,也不与人去娱乐闲聊,而是就坐在车窗旁,注目被拉成带状的田园风光、村社城镇,注目全身而退的树木、河流和电线杆,各种寺庙,亭楼塔。慢慢地,在享受孤独与身处人群却超然于无人之境的美好与静谧里,才会擦去尘封心灵之上的岁月之尘,才会打开久闭不言的心扉之窗,向风景倾诉,与风景对话。

我喜欢窗口,在兰州大学7号楼公寓的726窗口,一眼就可看见密密麻麻的市井楼宇,一抬头就能看见有些荒凉令人黯然伤神的皋兰山,灰秃秃的山峦上,有可以绘出坐标的大树与小林子。我最喜欢在茫茫大雪中从窗口眺望城市,这个时候,雪的情景会带我还乡,大雪覆盖着城市的楼房,就像覆盖我们的麦草垛,就像堙没我们乡村的场院。烧暖气的锅炉,在雪中的浓烟,让我想起老家的炊烟。

我更喜欢火车,它的速度最适合看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能看清窗外,又能在欲看清和回眸眷顾时,像雾像雨,扑朔迷离,若隐若现,从一个个黑点上模糊了,消逝了,这种意犹未尽的欣赏,更容易长久地把印象沉积在心底,甚至念念不忘。

在城里的生活,因为地震我曾搬家到城中村居住四年,窗外的两亩多空旷地里,每到夏天就是一片深茂郁葱的玉米林,陪伴我在最燥热、拥挤又吵闹的杂院里,独享一份碧绿的清凉,又度过命运里那段失落、沮丧又晦暗的时光。

住在高楼以后,我闲暇无事喜欢从有限的窗户视角里观望鸡峰山,在冬天的大雪中静观东边的梁山上美丽的雪松、雪柏,尽管只是梁山的一个断面,却是我最在乎的风景。

海子说,谁还会为闪电般的幸福而欣喜若狂。城市生活像一台永不消停的发动机,每个人都在快节奏、高效率的环节中拼命挣扎,碌碌不息,早出晚归。已经很少有人抬头仰望过星空了,也很少还有人愿意与时间消磨,而把最好的时光用在专心地来欣赏窗外的风景了。

街市喧嚣,光阴催老。尽力的奔波,或许也没有换来梦想幸福的结果。何必不停下来,何必不随意些,放下繁琐的事务,精神的枷锁,放下理想的图纸,欲望的奔逐,还像烂漫的少年那样无忧无虑,认真地看一会花草,听一阵清风,望一眼星辰。世界上最难做的事,其实就这么简单。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