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妈妈的美文(精选6篇)

请欣赏写妈妈的美文(精选6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妈妈的面包

文/王紫潼

人总是在前行的道路上自顾自地赶路,从而忽略了身边亲人的爱。

我常常黑着天便出门,黑着天才回家。繁忙的学习生活使我无心去顾及其他,包括父母的一举一动。那日,作业任务依旧繁重,更有几道难题让我心中烦闷。这时母亲推开门,端来一杯热水,我头也没抬就不耐烦地对母亲摆摆手,还嚷嚷着:"赶紧出去,出去!"母亲见状便快步走开,一句话也没说。谁曾想,过了一会儿,她又推开门来,端来了一盘水果,这下我彻底像是被点燃的烈火,"出去出去。"我怒气冲冲地把母亲推出门外,并"砰"地将门关上。

我不知自己是在生母亲的气,还是在生自己的气。

第二天,天不亮我照常走出家门。也许是起得早了,也许是心中有一片乌云,总感觉周围一片漆黑,寒风瑟瑟。我想到了学校,心情可能会好一些,可当我入座之后,却异常饥饿。通常我在家里吃早饭,可今天,我竟因为赌气没有吃早饭。我有些后悔,但依旧想撑过一个上午。第一节课,我感觉到胃里空空的,肚子咕咕乱叫,胃部痉挛。下课后,同学们纷纷拿出早饭来吃,我一阵羡慕,舔舔嘴唇。第二节课、第三节课过去,我实在是饥饿难耐,像是有东西在灼烧着胃一般。好不容易挨到第四节课,当我拉开书包侧拉链取练习本时,一个用塑料包装纸包着的面包掉落了出来!我愣住了,眼睛发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转。一定是母亲把面包装在书包里的。我之所以敢如此断定,是因为我太了解她了,她是爱我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她总是爱着我。我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纸,三下五除二将面包吃下,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包。

那天下午似乎很长很长,终于等到放学,我急切地收拾书包奔回家,一进家门,母亲已做好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

妈妈的爱

文/程子桐

她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她的微笑能给人以温暖;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亲切感,让人喜欢,让人难以忘怀。她是谁?她就是我的妈妈,整天微笑的妈妈,她对我的爱,让我难以忘怀。

记得有一次,我闹肚子疼。妈妈一见,可着急了!东找找,没找到药,又西找找,还是没有,这下可把她急坏了!妈妈想了想,对我说:"宝贝儿,妈妈下楼去给你买点儿药。你在家等一等,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妈妈拿起钱包,不顾一切地跑下楼。一分钟、两分钟……妈妈回来了!看着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的心像吃了没成熟的橘子一样,酸溜溜的。我咽了一口唾沫,就"咕咚、咕咚……"把药喝得一滴不剩,因为不仅有药,还有妈妈对我的爱。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学儿歌的时候,妈妈总是认认真真地手把手地教我:"这有错!"、"不是这样哦!"、"对!好样的"、"哇,你真棒!"……这些都是您对我的谆谆教导!您的这些心血,我都记在了心里。

妈妈的爱是水,永远流不尽;妈妈的爱是草,野火永远烧不尽;妈妈的爱还是阳光,永远温暖着我的心……

妈妈的咸菜

文/周树新

走进妈妈的院子,就看到大大小小的竹匾里晾晒着五彩的萝卜条,还有西兰花的茎。我一看就知道83岁精神矍铄的妈妈又要为我们准备腌制过冬的咸菜了。

妈妈会手工腌制各种咸菜,一年四季花样多变。

春天,秧草、莴苣是大量上市时节。妈妈会将买回的莴苣去皮、洗净、切条,用盐腌制一下,再晒干,到吃的时候用凉开水泡开,放入白糖、醋、香油等佐料一拌,立刻就成了美味的下饭菜了。

夏天,蔬菜品种多,妈妈也会腌制多种咸菜,让我们兄妹几个换换口味,有黄瓜、豇豆、茄子、菜瓜还有咸鸭蛋等。

我最喜欢吃妈妈腌制的脆黄瓜条了。妈妈总是买回嫩嫩的小黄瓜,一剖两开,加盐先腌制几个小时,再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到半干,然后再放入酱缸,酱缸里妈妈会事先放入辣椒、花椒、糖等调料,腌制几天后,吃起来脆生生的、咸、甜、辣,好吃极了。

秋天,雪里蕻丰收的季节,妈妈会将雪里蕻买回洗净,凉在竹杆上晒三、四成干,放入缸里,一层雪里蕻加一层盐,赤脚在缸里用力踩,踩完后上面放些稻草,再用一大块石头压住,将雪里蕻的水份压出。

过一、两个月,拿出来,那时的雪里蕻绿绿的、嫩嫩的,既能加辣椒用油炒炒就稀饭吃,又能加蚕豆瓣、豆腐、鸡蛋做汤吃,那汤鲜香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

冬天,妈妈通常会腌好多萝卜干和青菜。萝卜干有红的、白的、黄的,一直可以吃到来年夏天。腌制的青菜到春天没吃完的,妈妈会拿出来煮了晒干,做成梅干菜。小时候,梅干菜烧肉是我们兄妹几个对美食最热切的期盼。放学回来走进弄堂口,浓郁的菜香味就扑鼻而来,令人垂涎,伴随着美味三步并作两步飞也似的跑进家门,一饱口福。

小时候,我们住在房管所友谊弄的公房里,没有一寸土地可以种葱种菜,家里兄妹四个,爸妈工资低,再加上计划经济时代,城镇户口买菜也得按户口本上人员供应,我们兄妹四个都在长身体,胃口极好,计划供应的菜根本不够吃。妈妈就这样变着法子腌制咸菜,以弥补蔬菜的匮乏。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琳琅满目的美食扑面而来,传统的咸菜制品也焕然一新,从灶间的小饭桌搬进了五星级酒店的大餐桌,由小菜升格为佳肴,登堂入室,供贵宾享用,但却怎么也吃不出"妈妈牌"咸菜的味道。

妈妈的咸菜在别人眼里未必完美,可我们兄妹四人都很怀旧,一直钟情于妈妈做的味道,以至于妈妈都年逾八十了,仍然乐此不疲,年年季季还是腌制各种咸菜,只是将盛制咸菜的容器升级为透明的密封性能好的玻璃瓶罐,每样准备四份,确保四个儿女家家有份。为了让远在武汉的哥哥一家能及时吃上各季咸菜,妈妈总是适时地请长途汽车司机捎去,捎去的不仅是咸菜,而是包含母爱浓浓的情意。

一瓶瓶、一罐罐的咸菜,不仅是我家传统美食文化的传承,而且是妈妈勤俭持家美德的延续,更是浓浓亲情、切入肌肤的无私母爱。妈妈的咸菜是最美的食物,是妈妈特有的爱。

妈妈,我想让你住楼房

文/吴永忠

西湖花园小区是小县城新近崛起的楼盘。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房雄视着这座县城的茶楼酒肆,商厦宾馆,睥睨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的过往行人。每天清晨或傍晚,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是一辆辆锃亮的小车,珠光宝气的贵妇和牵着或搂着宠物悠闲溜达的土豪。

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宇每天上学放学路过小区时,售楼部前马路对面整堵墙壁上那幅十余米长两米多高的美轮美奂的图画,总是吸引着小宇痴迷的眼光。

其实,这就是一副耗资不菲的楼房销售巨幅广告宣传画。高耸的楼房,葱茏的树木,幽静的假山,清澈的池沼,宽阔的柏油路面,完善的健身器械,让过往行人总要多瞅上几眼。然而让小区物业头疼的是,画布贴墙钉上后不到一星期,就被人用颜料涂上圈圈儿,吐上浓痰,蹬上脚印,或用利器划出伤痕。隔三岔五地修修补补,也无济于事。

那天傍晚,西湖小区售楼部里看门的雷老头照例在小区周围巡视,朦胧的雾霭中发现有个细小身影在那幅美轮美奂的图画前晃动,雷老头就蹑手蹑脚地凑近逮住了小宇。雷老头用像老虎钳子一样的一只手就钳住了小宇瘦削的臂膀,疼得小宇呲牙裂齿。可是那幅画布正中最耀眼的一幢楼房,已被小宇用削铅笔的小刀割了下来。

"原来是你小子,谁叫你干的,说!"雷老头又愤怒又得意,小宇颜赧垂头。

雷老头没法,毕竟抓的是个七八岁的小孩,他只好把小宇带进售楼部,然后拨通了小区保安和售楼部经理的电话。

半个小时候,小宇的爸爸妈妈被通知慌忙赶来。

一个小时后,附近派出所的民警接报匆匆赶来。

调查处理的结果是,小宇年幼,不予追究,但小宇父母监管不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考虑到小宇父母下岗,家庭拮据属实,加之大人、孩子认错态度诚恳,经民警调解,父母赔偿公司1千元损失。

回到家,平素沉默老实的爸爸怒不可遏。眼看一顿暴打不可避免,妈妈一把将小宇揽进怀里,关上了房门。

"儿啊,你一向懂事的,怎么就干这傻事呢?"

"我……妈,我错了。"小宇含泪啜泣。"为啥啊,妈平素是咋教育你的,你怎么都忘了?这画儿有啥稀罕的?"小宇妈妈不解地暗自陪泪。

"妈,我不是故意的……这画上的房子,美,我就是想把它带回家留着……让你今后也住这样的楼房。"小宇仰头望着妈妈。

"宇儿,再美的东西,不是自家的,爸妈不稀罕,你也不要稀罕!"妈妈听后鼻子一酸,拭干小宇脸上的泪花,把小宇搂得更紧

……

没想到一周以后,这事竟然莫名其妙地被传到了小宇班上,一向受到老师称赞褒奖的小宇在很多人心中成了一个没有美德的坏孩子。

妈妈的手

文/李佳宁

初雪后的窗外,银装素裹的校园更加纯净美好。一丝寒气透过窗缝吹进教室,站在窗旁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突然看到教室外保洁阿姨正在扫雪,冷风中的她不时停下来搓着自己的手,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妈妈那双熟悉的手。

小时候的记忆中,妈妈的手很灵巧,也很温暖。每天天刚亮,妈妈的手就开始忙碌了,择菜、淘米、做饭、洗碗……下班回来,妈妈的手还是忙个不停,洗衣服、擦地、打扫卫生。

妈妈的双手是一把保护伞,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幸福成长。当我哭闹时,这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给我安慰;当我调皮时,这双手也会打在我的屁股上,却一点也不痛;当我生病时,这双手会像温度计一样在我的额头测试温度,给我勇气;当我有进步的时候,这双手总会第一时间为我送来掌声;每次牵着妈妈的手,心里总会有一种安全、温暖、踏实的感觉。就像歌里唱的,拉住妈妈的手,幸福在心头,千万别松开这份最美的守候……

恍惚间,十七年过去了,我长大了,妈妈的手逐渐粗糙和苍老了。

记得初中三年级的一个周末,我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在家里打扫卫生,双手紧握着拖把在我面前转过来转过去。电视里演的是一部感人的情感剧,讲述一位母亲为了孩子每天不辞辛苦地出去做钟点工,母亲的手虽然粗糙难看,那个孩子却用自己的手为母亲那双饱经风霜干裂的手去保暖。

平时不会注意妈妈的手,但那一刻我清晰地看到了妈妈的手,布满斑点,粗糙干裂。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妈妈是一个仅有三十五岁的漂亮女强人啊,她本来那双弹钢琴的纤纤玉手,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手,现在已经被常年劳累结出的茧子和岁月刻下的道道裂痕占据。

看着妈妈的手,我泪如泉涌,这双手之所以变成这样,是想为我打造一个好的环境,创造好的条件。妈妈的爱都在这双手的变化上,只是我从来没有仔细留心过岁月留在妈妈身上的印记。

妈妈急切又疑惑地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没有解释,只是扑上去紧紧抱着妈妈哭着说:"妈,您的手怎么了?"

现在的我,已经成了一名高三学生,在学校住宿了。我总以为三周回一次家,妈妈终于不用日夜为我操心,终于可以停下那双忙碌的手,终于有时间保养那双已经布满沧桑的手了。可是,我错了。善良勤劳的妈妈还在用她那双灵巧的手照顾年迈的奶奶,为家人洗衣做饭,为工作不知疲倦。遇上我回家的周末,妈妈更是不辞辛苦地做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为我改善伙食,帮我洗衣服,收拾书包文具……想到这里,我的眼圈红了,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真希望它能化作思念的雪花,飘飘扬扬,向着家的方向,捎去我对妈妈的爱。

总有一天,我这双稚嫩的手也会长大,会像妈妈的双手一样温暖有力。到那时,妈妈或许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那双手也因一生劳碌而失去光泽与力量。到那一天,我将成为妈妈的另一双手,去呵护幸福,守候希望。

有一种温暖,叫妈妈觉得你冷

文/冬叶飘飘

前几天气温骤降,早晨起来跑步,感觉颇有凉意,冷嗖嗖的,便很后悔:忘记加一件秋衣了。等上班后,偶翻微信朋友圈,却发现到处流行这样一句话:有一种寒冷,叫忘穿秋裤。不禁莞尔,感觉现在的年轻人,不仅富有幽默感,而且很有创意。

不经意间想起那天晚上,妻子看过天气预报后,给在外地读大学的女儿打电话,告诉她明后天她们那里降温,让女儿早晨起床别忘了穿上秋衣。而女儿则俏皮的回复说: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这话听起来很有些调皮的味道,但何尝不是儿女对父母关心的一种善意的调侃呢?于是沉吟片刻,我给女儿回复说,你的那句话应该改为:有一种温暖,叫妈妈觉得你冷。

古人云:"儿行千里母担忧。"记得自己年轻在外求学时,每每回家临行,母亲都要不止一次的嘱咐,天冷了,别忘了多加件衣裳;及至天气变冷,还不忘来封家书,也是叮嘱注意保暖,多穿衣服之类的话。那时总觉得母亲有些唠唠叨叨,听得很不耐烦,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真正等天冷了,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才豁然明了:有一种寒冷,叫忘穿秋裤。

不知不觉儿女忽成行,人到中年,华发渐生,自己也开始变得絮絮叨叨起来。每每这时想起年轻时母亲的唠叨,竟感觉特别亲切。特别是女儿上大学后,由于是第一次离家住校,而且是独自生活在陌生的城市,日常生活中不免多了一分牵挂。无论打电话还是发QQ,总要啰里啰嗦几句,从生活起居到日常琐事,甚至繁琐到喝水、吃水果,都要叮嘱几句,唯恐思虑不周,让女儿在外受了委屈。尤其妻子,每次看天气预报,对我们生活的城市竟是熟视无睹,而是把关注的目光投在了女儿读大学的那座城市:是否降温、南风北风、阴晴雨雪……看完就开始叮嘱女儿:降温加衣、雨雪打伞、天热遮阴……每每看到这些,我就会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母亲,顿时感觉温暖满怀。

也许女儿她们也如我年轻时一样,对父母的这份唠叨不甚理解,甚至有些厌烦,但她们并不知道,她们正实实在在的沐浴在母亲唠叨的温暖下、生活在母亲唠叨的幸福中。孩子们,请你们永远记住:人世间,有一种温暖,叫妈妈觉得你冷。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