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风景的散文(精选6篇)

请欣赏关于风景的散文(精选6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窗外的风景

文/马健

每次在办公室写稿,总喜欢闲暇的时候站起身来,伸伸懒腰,打打哈欠,再走到窗边四处张望。

窗外的风景总是那么迷人,树木、街道、河流……一切让我陶醉其中。重要的是,远处的一户人家的院子吸引着我,让我充满着好奇。

其实已经好几次了,我对那个院子充满着渴望。那个院子离我所在的大楼有点远,却不是太大,四处是斑驳的围墙,正中间是一扇虚掩的院门。院子里东边那一株蔓藤缠绵的葡萄架下,一窝刚刚出壳的毛茸茸的小鸡仔围着老母鸡叽叽喳喳,老母鸡口中不时仰天长叫,仿佛在告诉它的孩子不要离开它的视线。院子西边横搭的竹杆上,晾晒满各式各样的衣裤,竹杆下是几株月季花缀满深红、淡黄、乳白的花朵,花香氤氲。

更重要的是,我在院子里还看到了一个绝妙的风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着白色的衣服,神情迷人,轻盈艳丽,端坐在墙角边,仿佛正在等远方来的人。当然,距离那么远,还戴着五百多度的近视眼镜,想看清女子的真正模样真不容易。正所谓朦胧之美,留一份遐思与人,带一点点好奇与想象,欲语还休,欲去还留。

似乎特别凑巧,又似乎女子仿佛有别样的爱好,只要我在窗口看的时候,她都坐在那里。我还特意留意那西边横搭的竹杆,晾晒的衣物每天不同,想必是这个勤劳女子的作为吧。肯定是她忙好了一切才坐在那里的,是在思考什么,或是等待什么,她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

每每看到女子,我总走过去看看,后来又因为琐事耽误了。这一次,我再到窗口看到女子的时候,猛然转身朝电梯走去。我坚信自己的判断,也为了充实自己的心灵灵魂,我想探究女子一直坐在那里的原因。

下了楼,我直接奔向那个院子。或许有着梦幻般的美好回忆在指引,我的脚步显得轻快而又急促。再次抬头看了看那个院子,女子还是端坐在那里,抬头望着远方。我内心怦然心动,莫不是在等我的吧?

经过一座拱起的青石桥,再走了几步土路,就走到了院门口。我无暇顾及身边的风景,只是推开那一扇虚掩的院门,我看到一个老大爷在忙碌着什么,刚想指着端坐的女子问是他什么人,却默然发现那只是一座雕塑,栩栩如生的女子而已。我惊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诅丧不已,却没法回头了,只得和老大爷攀谈起来。他是一位雕塑家,那个女子雕塑是他一生挚爱的情人,却逝去了多年,他为了她独守小院多年,留住了一辈子的风景……

我爱上了窗外的风景,或许体会到亦真亦假的虚幻,更是懂得了一个人的默默坚守。为了爱忘记一切,追寻一些内心的充实和满足,这是窗外最美的风景。

乡村,行走的风景

文/宋尚明

每当去外地旅游,途中经过那些油画般的村庄,它们便如一首温暖的歌撩拨着我的情怀,它让我想起自己的故乡。那是一个不大的村庄,村子很小,有着棋子一样散居的人家,一支小小的芦笛吹去,也能传遍村庄的四面八方。一条悠长的汶河,从古至今无私地流淌,润泽生命的同时也灌溉土壤;一座山梁用伟岸的身躯,将山脉隔断成道道屏障,掩蔽着山里的安谧,也维持着山里的静好。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静地走过四季。

我常对着那些山峦和丛林眺望,看农人背负蓝天,一丝不苟地播种土地,春来在这里种瓜点豆,夏来在这里种下高粱,秋天的荞麦高齐腰际,田野里流动着一缕清风,天空中飘浮着几朵轻云,绿涛里枕着森林的年轮,夜色里流传着庄稼的气息。冬天的白雪覆盖了土地,阳光的初照温暖照人。山里的空气特别清新,喊一声号子或哼一首小曲,也会使山水之间发出优美的颤音。

村南是一片菜园,有玲珑的辣椒、绿油油的韭菜、圆润的茄子,以及缀满秧架的串串豆荚,就连娇嫩的白菜,也像经过了精心的雕琢,将细致的叶片收起,现出翡翠般的生机。这里,还曾是年少时嬉戏的舞台,在豆架边捉迷藏,在低洼的地方挖泉眼,守一池青萍,拥满岸菖蒲,在小紫花的朵上逮蝴蝶。山村的特色,就是让人少了许多物欲,多了许多的欢欣。

乡村最美的季节是春天,鲜花绽放,漫山遍野,似花的火炬,点燃广阔的田野。最令人喜悦的是秋收的时节,这是农家最忙碌的日子,此时多少期待和担忧都可以放下,去愉快地享受收获的时刻。风调雨顺是农家人的福气,只要季节的画卷在这一年徐徐展开,目光的尽头便不再是无奈,勤劳的手指轻轻点拨,甜蜜成饱满的浆果,即可装满无声无息的岁月。

季节的变换是乡村的容颜,四季瓜果是乡村的名片。春暖花开的时候,外地游人蜂拥而至,赏玩游园。夏秋两季瓜果成熟,成排的车辆便停驻在这里,下车进入园中,取几颗果实尝个新鲜。乡村的热情,就像季节点燃的花朵,宽厚坚实,不枯不竭。当你走过山村,不用担心它会和你疏远,你洒一路欢笑,或象征性地挥一挥手,那弯弯的山路,总能慷慨地为你抖落,仓促慌乱的风尘。

风景,簇拥在乡村的秋天里

文/剑君李

秋意正浓时,我去了一趟湘南乡村,由此,我觉得乡村和城里是一种别样的秋天。城里的秋天除了满街飘飘洒洒的落叶,就是失去华发、渐渐秃顶的树枝,而乡村的秋天到处都有黄灿灿的水稻,沉甸甸的果实,羞答答的野花和人们发自肺腑的笑。

有人曾把城里的秋天比喻是一幅落叶的素描,内容既单薄色彩又模糊,人们看过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乡村的秋天则是一轴浓墨重彩、层次分明的画卷,值得去慢慢欣赏,细细品味。

是的,乡村的秋天,你能看到城里没有过的美丽,尤其是雨后放晴,田野上会呈现出一个五彩斑斓的梦。一片成熟的高粱大家闺秀似的,不敢正视人们的目光,低着脑袋,脸依旧臊得通红;齐腰高的水稻像逢上了大喜事,不仅神清气爽,还笑弯了腰;金光闪闪的玉米长得又高又壮,有的露出半边脸儿,在迫不及待地打探着周围丰收的景象……

乡村的秋天,在一些有果园的人家,十分地惬意。黄澄澄的橘子长着健康、自然的肤色,在枝头上尽情的荡着秋千;那些与珍珠、玛瑙一模一样的葡萄,一个个圆圆的,亮亮的,很是耀眼。它们抱团在一条长藤上,一边相互依偎着,攀附着;一边用红的、绿的、紫的、白的衣裳,缀成夺目诱人的"锦塔",向人们招手致意。再往远处望,柿子熟了,原本油绿油绿的叶子,被阵阵秋风秋雨染成了火一般的颜色,特别是高枝上悬着的,一盏盏如灯笼似的红柿子,诱得人禁不住要流出口水。摘一个红里透红的柿子品尝,那味道如同吃蜜。乡村广阔的天地里,就像一幅无比壮丽的图画,让人们的生活更加韵味。

乡村的秋天不只是躲藏在田野、果园里,它还待在家家户户的院子里。你随便走进哪个村落和小院,都会看到,小院里秋色无比绚烂,墙上,挂着一串串鲜红的干辣椒;檐下,吊着一把把紫色的大蒜;屋角,堆放着小山一般橙红的南瓜……原来,秋天在农家庭院里浓缩着,浓缩成一张精美的明信片!

乡村的秋天还是热情的。这个季节,来自城里的摄影发烧友和秋游者蜂拥而至,他们簇拥在乡村的秋天里,成为醉美秋色中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见城里人一拨又一拨地来去,乡里人就合不拢嘴,就敞开心怀,用地道的乡情、乡愁,迎接这些纷至沓来的城里客人。

乡村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因此,农家小院里充满了丰收的喜庆。

乡村的秋天比城里的秋天美,美得清丽,美得实在,美得如诗如画!

谁还记得乡村的风景

文/李晓虹

都市轰轰烈烈地发展着,占据了越来越多的空间,向它的四围疯狂地蔓延。越来越多的乡里人带着渴望,带着憧憬到都市里寻找他们的梦,那是在电视里看到、在广播里听到的实实在在的现代生活的梦,多彩的梦。那梦里的生活比起自己的日子热闹得多,精彩得多,花哨得多。在他们进城的时候,丢了土地,丢了乡下留给他们的一切。只是,在年节时,可能会回家看看;只是,在梦里,可能浮出一点乡间的记忆。

巨大的城乡差别也是文明的差别。怀着强烈的求知渴望和改变命运的愿望的乡村青年拼命读书,增长知识,最终,获得了高学历,彻底改变了身份,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同时,也获得了和父辈完全不同的精神空间,改换了内心的生活。乡村有时还在他们的心中,在他们的笔下,但隔着时间的长路看过去,沉淀下来的要么是一些美好的亲情、友情,或者是那些童年时期的梦。农村只不过是他们儿时生活的一点记忆,一点点缀。

尽管,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一片连一片的,一眼望不到头的还是乡野,还是农田,但是,曾几何时,那些地头上已少见青年后生的影子,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乡村留给了妇女和老人,和那些由他们带着的还不能出走的孩子。

生活在变,人心在变,眼光在变。都市生活已经强占了生存空间,更占据了心灵的天地。乡村正在一天天逝去,一天天被抛弃。文化也在乡村中一天天黯然失色。

近年来,农村题材的作品有不少力作,但是,它们的着眼点往往不在当下,或者是从久远的生活中挖掘过去的原始根性的东西,或者是进城后的农家子弟对家乡亲人的感恩和留恋。但很少再有人实实在在地把笔、把心扑在那片正在行进着的土地上了。

我不是社会学家,不知道应当怎样看待正在发生着的一切。但是,既然作为中国人生存方式的重要部分,农村还大片大片地存在着,既然那里还有很多人在生活着,痛苦着,快乐着,那么,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喜怒哀乐就是一些生动的存在,就应当被关注、被尊重、被书写。

这个时候,我读到了周伟的散文集《乡村女人的风景》《乡间词韵》《乡村书》。

周伟在乡间长大,尽管后来他也到了镇上,但是,他忘不下那片托起他的土地,和土地上那些普普通通的人,那"一个个平凡而负重的人生".这些普通的人,和他们经历的生活,已经化作了周伟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于是,在他的笔端,流淌着那些融进他血液之中的平凡的却又使身躯和灵魂震颤的日子。

他用心地在乡间的旮旮旯旯里行走和思索,关注那些沉默的灵魂,用他的笔留住这些平凡而朴实的人生。在山地田野上,在那些似乎是文明的角落的地方,其实,也有爱,有恨,有抱负,有理想,也曾经轰轰烈烈,也曾经有生命的起伏跌宕,这平常的生,平常的死,平常的消失的人,构成了人生的长卷。

这些农民的快乐与悲伤,沉重与豪迈,生与死都自自然然地发生着,随时光演进,若逝水源远流长。周伟用如歌的文字记住他们,用洗练、干净的笔墨把他们的贫困和战胜贫困的努力,把他们的各不相同的命运和对命运的抗争,把他们内心美好的本质写出来,执拗地把笔聚焦在这些已经少有人关注的地方。

假如没有进入文字,这里的生活就在沉默中行进,在沉默中逝去。一些人在这里无声无息地生长、壮大,直至死亡。但是,这里有记忆,也有心灵的鸣响。所以,我常说,这种时候,那些还在关注着底层,关注着沉默的大多数,关注着正在消失的乡村,和乡村中不幸的人生,关注着普通人身上表现出的美好品质的作家与作品,理应得到我们格外的尊重。因为在这些作品的背后,可以感受到一种情怀,一种由爱而生的拳拳之忱。

这些年,周伟正是用年轻的心用诗意的眼光充满感情地写着父老乡亲,同时,也将文化的根须扎在乡下。诚望他继续在这条路上跋涉和思考,用审美的眼光留住那些曾经拥有的和即将离去的,在新的精神高度上展开现实和内心的世界。从乡村的昨天写到今天,更向未来敞开。

路过的风景

文/笛影萧袤

当天气渐渐凉下来的时候,我将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说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如今,终于可以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感受故乡以外的夕阳和日出。

一年前的今天,是我有生以来内心斗争最激烈的时候。理想的手无力地拥抱着我,现实的爪却将我扯入深渊。理想的手为什么会无力?因为理想只是一个说辞,一个借口,我当时没有理想,只求这一世的平稳安好。此外,现实显得我很渺小。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将高考的数学选择涂错四个,漏涂一个。二十五分,决定了我能否走一个一本。如果没有出错,我也许已经在西安科技大学读了一年。当时如此向往这所大学,毕竟是我老家的一个一本。后来,发现这所大学实力不是很强,文科实力更是惨不睹。家人的不理解,各种尖酸刻薄的言语袭来。事故的远亲近邻的心底嘲笑。同学们一个个被录取了,无尽的等待催人心力憔悴。我甚至没有出门的权利,像一只困顿的野兽,只能在心里咆哮,却躲在漆黑的原始森林,看不到天空。

复读是有风险的,能不能考的比去年好,能不能适应新环境,能不能再坚持一年,能不能承受失败的侵袭,能不能不会撞车,能不能走的顺利。走了意味着不甘心,意味着承认失败,意味着被嘲笑。现实本就是残酷的,我从不相信真正的感同身受,我只相信同情。无论做出怎样的决定,都只能有自己承受。

一年感觉很长,我常常在跑早操或做题时肚子痛到大汗淋漓,冬天的晚自习冻到脚像浸在冰水里,做不感兴趣的数学题做到恶心,父母明明在意成绩却装的毫不在意给的无形的压力,想念谁想到泪流满面,被失败横扫颜面。我多渴望这一切马上结束,又害怕马上结束,结果不能承受。我坚持的动力就是看到自己的进步,看到自己目前反而过得比高三好。

我在高四写了许多诗词,写诗是多么快乐的事啊。我在高四爱上了写作,激发了我灵魂中的情感,我的世界观,终于可以通过文章表达出来了。

当一个人在度过一件事时,他回首后,会发现那一段路其实很短。林彪曾说过长征是熬过来的,一个字,熬。人这一辈子不也是吗?挑战是进行到死了为止,否则永世不得平稳安好。

我终于要离开从出生以来从未离开的北方,避开骄阳和凛冽的寒风,来到吴侬软语那柔美灵秀之风,儒雅倜傥之气的地方。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将永远绿在我的记忆中,荷花将在月下瞥见西施,海风将吹拂我的长发。

然而,这些都只是路过的风景。我希望四年以后的今天,我还记得我的理想。一间小店,一支笔,一只猫咪,一盆萝,一帮学生,一个你。在茫茫大漠,在北城以北。

失落了山顶风景

文/夏末

打开手机上天气图标,在武汉这座大城市,总会看到天气质量为严重污染。

每一天在这样雾霭重重的城市穿行,如果除去地铁口中各色人群的疲惫眼神和不可避免的汗味道;除去公车上因为生计奔波而一边准备文案一边吃早餐的所谓白领。那么公车和地铁里面无疑是可以暂时告别雾霭的两个常见的场所。

广州的一年多,并没有去登山。主要是因为离住的地方那些小山在我眼中都不算是山。所以趁离职后的闲暇,在老人的极力怂恿下,我带着零食出了家门。八分山——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是叫八分山?到现在也没有找出这座山的特别之处。

每一个登高的人都以为可以望远,也都以为真的就是一览众山小。

实在不是什么适合出行的日子。这些登山的人都年过四十,都是羽绒服裹紧,只差掖好被角了。因为我自身刚刚洗完头发,还未吹干就出了门,所以我自己觉得太过于不注意形象,随手拿出一个帽子塞进包里,等头发稍微干一些的时候戴上,不至于看上去似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女鬼。好在我并没有穿白色的服装,天气也没有到傍晚,所以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装扮。

因为离职后自己就没有按照原计划每天运动两个小时,腿脚也开始反抗,没有以前游刃有余,气喘嘘嘘的时候。知行跟了上来,说快走,还有500米就到山顶,想来我已经不知道是爬了多少个五百米。电视剧中,女主也是如此艰难的跑着八百米,最后突然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自己说出那句要不把男主的照片挂在前面或者是男主在前面跑自己在后面追的可笑计策来,我猜想这一幕应该是很多人的笑点,前提是和我一样都是笑点低下的人。

八分山因为近几年的开发,路旁也有了景物,我和知行一路相互鼓励。我们都说爬山都是失败者,这样小的困难都克服不了,那么所谓的创业又有什么信念去战胜。路旁的大叔们都已经脱了外套咬紧牙关继续前行着。三个多小时,我们登上了山顶,从最开始的兴奋到半山腰的疲惫再到山顶因为雾霭所期望的风景并没有出现在眼前的些许失落。

到达寺庙,寺庙中正在唱大悲咒,心情似乎一下子平静了许多,没有看到风景的失落,实在不是什么憾事。就如同我们在成长的路上,都要有点失落才好,像我过去一年如此平顺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我的键盘下变成文字。

下山回来路上,我手里拿着几个面筋,知行拿着几个火腿,我们往嘴里送的瞬间,同时望向对方,异口同声的说好吃么?如此的默契,却又没有过多的再说下去,只是相视一笑,继续前行。在路旁的车上看到了很多小纸条贴在车门的手柄上,迎来了过往行人的驻足,同样的都是打广告,那些漂亮的名片再也没有人愿意去看,而这小便条确是多了很多人看。名利浮华多了,真诚倒是越来越少了,好在还有真诚,还有愿意在各种PS存在的社会,有那么几个人还是按照原来的行字习惯,用钢笔和简短的话语来表达真诚。

期待再一次登山,就算失落了山顶风景又何妨?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