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美文(精选6篇)

请欣赏雪花美文(精选6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雪花里的乡愁

文/魏益君

我的老家在大山里,是一个明丽的小山村。村子背倚大山,一条由百泉汇成的小溪,绕村而过,缓缓流淌。大山里四季轮回,草木更新,虽然四季景色各不相同,但我唯独对山中的雪依依眷念。

少年的记忆中,只要第一场雪造访大山,小村便真正进入冬季,因为这场雪要到来年春天才得消融。

每回下雪,总喜欢蜷在被窝,听雪打脆瓦,听雪叩窗棂,听雪穿过枝桠、漫上柴垛的美妙"沙沙"声。那一种心境,那一种惬意,甜蜜而美好。

听了一夜雪唱,天亮时雪停了。一夜飘雪,使得本已消瘦的村子和大山变得臃肿起来。山峰间挤出那个被冻得彤红的半个太阳,慵慵懒懒的,抖抖瑟瑟的跳上山尖。太阳起晚了,炊烟也就起晚了。太阳一竿子高的时候,谁家的烟囱里开始袅袅地冒出白烟,飘向静远的高空。于是,一家、两家、三家……早炊的热气蒸着白雪覆盖的村子,把一轮太阳也烤暖了,抖擞精神亲吻着白色的村庄和厚重的大山,折射出万道金光。

一场雪后,田野、远山都盖上了一床柔柔的铺絮。村边的流溪结了一层冰,被雪覆盖,再也看不到潺潺流溪的姿态,只能想象到冰下溪水不甘寂寞地走向远方。大人们开始坐在家里,围着火炉剥丰收的花生,拉着一些当下和远古的话题,妖魔鬼怪也在大人嘴里变得柔情而美好。户外是姑娘和小子们的天堂,总有一群姑娘认真地堆着雪人,堆出她们心中的美好;总有我们一帮小子忘情地打着雪仗,打出一个暖洋洋的战场。

而今,每到冬天,我就祈盼老家降雪,期待着大山银装素裹,去寻觅心灵深处的那份温热。现在,气候变暖,冬天很难见到几场雪,即便下雪,也很难见到像当年那样的冰雪冬季。

前几日,气象预报家乡有雪,我驱车赶回老家。

村子依然是当年的样子,只是多了几座二层小楼,当年进出村子的羊肠小道,变成今日平展的水泥路,只有绕村而过的那条小溪,还那么欢快地唱着。

天空变成黄白相间的时候,一场雪就纷纷扬扬地飘起来。我披着风衣走向村头,去亲近这场雪。进村的路上,一辆红色的桥车由远而近。车到村口停下,钻出村里刚结婚不久的二娃。二娃幸福地牵出穿一身红衣的新娘,对我说:"叔,难得下雪,我们想拍雪景照片,您是文人,给我们当个导演呗。"

我看了看村头的那个石碾,已经落满了厚厚的雪花,说:"照石碾吧,红衣、白雪、石碾,构图一定很美!"

当他们幸福地摆好姿势时,我一下子找到了钟情一场雪的理由。那是一种对雪的感恩,那是一种对雪的希冀,那是一种对雪的刻骨铭心的眷恋,那是一种对乡土乡亲浓烈的乡愁!

雪花片片天上来

文/刘繁

今天是周六,正好我值班,不成想偏偏遇着了天上的雪籽儿粒粒落下,满天灰蒙蒙,天气阴冷无比。领导怜惜我们,拿了个崭新的取暖器给我们取暖,挺好。

并不想唱"四季歌"似的吟咏雪花,古今中外关于雪花的吟诵连篇累牍,雪花的记忆在国人心中一直是美好又矛盾的,美好的意思是一来可以欣赏美丽景色,农民还可以寄托"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美好憧憬;矛盾的是这个气温阴冷,让人一事无成,感觉不爽。

就比如我的心情一样,自卑、自负、自惭、自傲、自信、自怜,复杂而又紊乱,剪不断理还乱。好在新浪博客始终敞开怀抱,一股脑的接纳我的游戏文字与图片,我的博客内容可谓杂乱:有美女图片、时政新闻、心情随笔、个人旧作等等;总结起来,就是一种"酸酸文人"的游戏,与其他人热衷麻将、篮球、足球和打电脑游戏一样,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

大学时候,在寒冷的风中,看见学校足球队队员在已经犹如泥浆的足球场上奋力踢球,我对余干的同学说:这是何苦呢,踢球值得遭这个罪吗?踢球有那么好玩!

同学当即反驳:你们搞些文字游戏,发表豆腐块文章也那么有意思吗?同学,这是爱好!懂不?记得我当即无言以对。确实如此,譬如那个"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和"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也是这个道理,有些女生,我们觉得不美甚至是丑,但是她的爱人却觉得美丽动人,情有独钟!这个是所谓的"眼缘"和"夫妻相"能够解释的。

兴趣和爱好有形成的原因和历史渊源,记得我在到报社上班之前并不对时政新闻感兴趣,就如许多女生对时政新闻也不感兴趣一样——女生喜欢逛街购物,喜欢生活琐事,喜欢零食和化妆,等等。做记者后,初步接触各界人物,自然而然对地方时事政治生态关注起来,兴趣就培养起来了,比如现在我上网,第一个还是看新闻,地方上的网站有鄱阳在线、上饶之窗、上饶师范学院官网;国家级的有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凤凰网等等。当然,许多男生也对时事感兴趣,男人们凑在一起都能评论一番:谁谁又进去了,谁谁又提拔了————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大学毕业生第一份工作对他的人生历程有很深的影响;这话说的对,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不是废话吗?就如人们的初恋对他的人生爱情历程影响深远一样,甚至于说,初恋成功对人生事业成就都有莫大关系!然而这个也是废话,就如赌博一样,谁人能知初恋何时来到、何时成功,等等。谁知道这辈子的爱人就一定是谁?等等。无语。

倒是"无巧不成书"可以解释一些事情。

比如,最近几天,我们中专的语文课正在讲授着名作家、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女士的成名作《哦,香雪》,我们很热心的在学这个当代文学史上很有名气的诗一样美的短篇小说,曾经获得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巧得很,据上饶之窗网站援引上饶日报报道,铁凝女士12月14日——15日来到江西上饶婺源县、鄱阳县调研基层文学工作,召开座谈会并游览婺源江湾景区、鄱阳县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应上饶地方作者请求,铁凝主席还介绍了她创作《哦,香雪》等作品的体会。这个就巧得很。

铁凝给大家的印象一是在大牌作家中美丽、知性、领导能力强,在河北省作协任主席时大刀阔斧的做了很多工作富有成果;一是以50虚龄当选巴金逝世后的首位女性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并且51岁时才与经济学家、燕京大学校长华生结为夫妻。我看过相关报道,不少老同志开玩笑,在文坛泰斗巴金去世后,中央任命年轻的50岁的"美女作家"铁凝担纲主席职务,体现了中央高超的用人智慧!

而关于铁凝的爱情婚姻,有报道称冰心老人曾经和她谈过,问她有否男朋友?并且告诉她,你不能急,你要等!更有中作协的机关干部称,铁主席和华生的结婚事宜处理得非常低调,就在平常上班中,铁主席依次给大家发喜糖,大家才知情……

今年到上饶的着名作家不仅有铁凝,还有中作协副主席、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他受邀来上饶师范学院名师讲坛为大家讲述了什么是文学精神。

感受雪花

文/游水方

看看雪花的风采,摸摸雪花的肌肤,闻闻雪花的味儿,那是我一个久远的梦了。

那次去北京,正好是农历二十四节的大雪,然而没有遇上大雪,倒是感受到了小雪,雪花飞舞让封在我心底的梦幻变为现实。

傍晚,坐在进入京城的车上,司机说,今年入冬以来,北京只下了一场雪,按照天气预报,这两天会下雪。顿时,车上热闹起来了,大家都为有机会亲历下雪而兴奋。

晚上的天空阴郁着,冷风呼啦啦地吹,脸上便感到了寒冷的威力。北京的室内有暖气,暖烘烘的,躺在席梦思床上美美地做着梦,根本不知道外面寒冷的世界。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走出宾馆大门,抬头一望,哗,真的下雪了,我们几乎齐声呼叫起来。天空阴沉沉的,那轻轻的、白白的、莹莹的雪花,星星点点,在空中飞舞,飘飘扬扬。雪花虽然了无声息,但它在这阴沉灰暗的背景下,却像白色的精灵,充满灵性、充满动感,充满活力。

再看看四周,车顶涂上了斑白,树上缀上了白花,草坪仿佛散上了白盐……一夜之间,雪花竟神奇般地为眼前的世界添上了白色,让我们的眼睛为之一亮。我蓦然想起了那句名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白色,在我的心灵深处就是圣洁。雪花从上天来,是一位圣洁的使者,让我们蒙尘的心灵得到滋润。

雪花轻轻地向我飘来,飞到我的脸上,送给我一点点冰凉,我用手一摸,感到有点湿润。雪花落在我黑色的羽绒服上,格外醒目,我伸手去摸,可一眨眼就不见了,我知道它已变成水汽跑了。我伸手去接住一朵雪花,放在鼻孔前闻闻,什么味也没有,我想这才是雪花的正气。雪花身前是水汽,身后也是水汽,这便是雪花的精髓。雪花从空中绽放,飘然落下,有的很快消失了,有的聚在一起结成冰雪,也不成为花了。雪花绽放是短暂的,但它以特有的方式在空中飞舞,展现了亮丽而动人的风采。

当我们到达长城的时候,太阳已在高空中露出了脸。站在城头上,放眼望去,只见群山起伏连绵,雪花在上空飘飞漫舞,洋洋洒洒,又是一番风采了。雪花映着阳光,晶莹剔透,闪着银光,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忽快忽慢,有时像慢四,有时像快三,舞姿更加楚楚动人。数只大鸟在空中飞翔,盘旋于雪花之中,时而鸣叫几声,似在为雪花伴舞伴奏。这是画,更是诗,太美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脚下的长城就是为了防御外族侵略我美好河山而筑起的。在漫天飞雪中,"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古战场就曾发生在这长城脚下吗?当年的厮杀声就曾在这长城的上空振响吗?飞雪尤在,但那刀光剑影的场景已经远去。我的思绪随着雪花飞舞。

第二天,我们去游览颐和园,又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天空依然雪花飘飞,一些松树的枝叶上已积聚了一簇簇的雪,在翠绿之中格外醒目,远望去就像一朵朵白花。这时,我想起陈毅那首着名的咏松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尽管此时没有大雪,我也看到松的高洁了。来到昆明湖,放眼望去,景观更是奇特。诺大的湖面上空,雪花飘飘扬扬,闪动着星星点点的晶莹,飘落湖面便了无踪影。湖面上,北面的一片湖已开始结冰,蔳薄的,白白的,仿佛白腊水初凝的模样。没有结冰的水面,轻风吹送着层层涟漪,上面跳跃着点点星光,给我们展现了优美的动感,一群不惧寒冷的白鸭在上面慢慢地游动。阳光下,湖面的冰与水映出不同的色彩。啊,雪、冰、水这三种不同的形态在这里聚会了,它们彰显了不同的特色,各有千秋。雪花,让我看到了飘逸。冰,让我看到了纯洁。水,让我看到了灵性。一种物质便有几种不同的形态,无数的物质就构成了形形色色丰富多彩奇丽迷人的大千世界。

雪花飞舞,灵动迷人,但它的生命是短暂的,或很快被暖气溶化了,成了滋润万物的水,但它的洁白消失了;它欲延续洁白,唯有聚合在一起结成为冰,但它的灵性却消失了。正所谓有得有失,不能两全其美了。人生也有得有失,只是不必太看重得失,心灵便会像雪花一样明净。

雪花幽幽飘

文/邵孝文

雪还在下,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这场大雪,是漫天花儿,绚丽在我们仰望的天空。

我感觉满世界洁净、澄明、温暖,银光闪烁。

我想,她一定是从春天的枝头,秋梦的枕边,遗失的情歌里走来。她一定带着柳絮的温情,荻花的浪漫,还有蒲公英的念想,以冷艳的外表,炽热的内心,直抵隆冬的门湄。

此刻,为了观赏这场盛大的开花表演,虫鸟绝唱,河流停止奔波,群山屏住呼吸。只有城市远处升腾起缕缕炊烟,那可是乡野村落在为这次花事绵绵不断的庆贺?

我行走雪中,步履沉重。踏雪声声,叩开自己埋藏了多年的雪梦。

那个叫雪花的远嫁女子,是否也如我一样正走在雪中,想我们牵手的雪道小径,写上自己名字的雪人,还有用雪球对打的场景,是否还记得我吞下一片片雪花后,你对我轻轻耳语,说出你的海誓山盟?

雪梦无痕。雪花啊雪花,我知你不会有落叶的叹息,雨的泪滴。因为,只要我们守住心中的那份火热,就能拥有蝴蝶的轻柔与快乐,飞鸟般的优美人生。

雪花幽幽飘。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些飞扬的诗句,以空灵的意象,穿透内心。

雪花翔舞,传递着一种高贵,一种清纯,还有如水的情意。

这六角形的花朵,使荒芜与苍凉隐退,腐朽与污垢消迹。她是天空与大地做一次促膝长谈的使者。之后,她溶入土地,用纤巧的手指,轻掀盎然的绿色之门,使季节与季节来一次会心交替……

雪落身上。我仿佛是路旁的一颗树,慢慢地做着春梦,一点点绽放洁白的花朵。

初春的雪花

早晨,睁开惺松的双眼,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幅银装素裹的美丽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不由得使我精神换发,随即拿起相机,拍下这美丽的一幕。看来,昨夜的一场雪给我们带来了初春的好气息,也孕育着今年的好希望。

纷份扬扬的雪花还在空中飘扬,仔细看着宛如那年轻貌美的少女在翩翩起舞,时而落在地面化为雪水,时而落在屋顶翘手观望;一阵微风,将原本飘落自如的雪花吹到我的窗前,飘入我的心房,唤起了我寂寞的一颗心,打开了已经尘封许久的记忆阀门—

那是两年前初春的夜晚,虽说已是夜深人静时,但在窗外皎洁月光的照射下,我碾转反侧难以入眠。按照惯例,打开电脑,登上一直与我为友的QQ,点击右下角不断闪动的小喇叭,一个独特富有个性的名字映入眼帘—

你,是一个说话风趣的女孩,一个反应敏锐的女子。后来长期的交流来往,你在我的脑海扎下了根,让我难以忘记。

在我的记忆深处,你有见微知着的敏锐洞察力,有泰山崩于前而冷静泰然的沉着性格,有敏于思而慎于行的处事方式。有人曾说你冷默,如同一坐冰山不易融化,而我为何见到你时就会有股暖流浸入心脾;有人说你无情,如同一把利刃插入心房,而我为何在想你时你会第一时间出现。你善于倾听,用心与我分享喜怒哀乐;你善于思考,一字一句都能理解透彻;虽说你惜字如金,但你对朋友却有一颗真诚的心,你感情细腻,对朋友的信任超出常人所料,百分之百这个数字不是谁都能做到,而你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你好似南方多雨而好久也不下一场的雪花,来会让人感觉甜蜜芬香,倍感舒心与温暖;你好似北方干燥寒冷久而不下的一场细雨,来了让人感觉温柔清香,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看着窗外还在飘落飞扬的雪花,谁能不说你宛如这初春的雪花般纯洁、晶莹、透亮,让人喜欢。

散落的雪花

文/無恨公子

秋不曾留下过往的痕迹,冬便悄然溜进了凛冽的世界里,昨日的伤秋之绪,如今已随着散落的雪花湮没于尘土之中。想说点什么,却终究不知由何谈起。

凛风中飘飞的雪花伴着瑟缩的枯叶轻扬慢舞,于是有一片脆雪落下了,空荡的街畔便油然多了一份寒冬中蛰伏的缱绻思绪。且不要埋怨冬是那么的无情,洒落满天寂寞的飞絮,若是有闲情撑一把小伞临风而立,那么即便握伞的双手失去了温暖,心依旧有缕无言表达的温馨,只不过当一切都瞬间消逝时,我们只能闭上双眼在雪的季节里默默守望,期待这一生可以拥有一次美丽的邂逅。

漫天的雪花飘落红尘,化为一滴泪,结成抹不去的记忆。

冬是秋的延续,雪是冬的足迹,当一个故事在雪花纷飞的冬季展开时,那么或许有一个结局正在飘雪的时节诠释着冬的唯美。

有一个梦遗忘在冬季,有一句话随着雪花飘落在地,当我伸出温暖的手掬起冰寒的雪花时,蓦地发现梦的脚步在散落的细雪中转道折回。而当我用双手揽住双目又再次放开时,却看到散落的雪花于眼前一片一片地飘零。我想这也许就是冬留给我的记忆。

皑雪是冬赐予的清丽,散落的雪花是寒风中逃逸的孤寂,如果有一片雪花与你擦肩,那么不要怀疑,请相信这是上天安置于冬日的一个插曲。

冬因雪的装扮而靓丽,散落的雪花因一句甜蜜的诺言洋溢清秀的气息,凛风拂起冬日的帷幕,世界开始了无声的演绎。细雪纷飞,冬日的小径上总会有一个人为那散落的雪花陶醉。

悠远的小路上,雪花在散漫的飘飞,道旁的驿站多了一对相偎的身影,寒风刮起,思恋成了雪中掉队的过客,落定为冬日清纯的雪花,化作缠绵的情意。

如果有一天散落的雪花再次飘起,那么你要知道那是冬在倾诉红尘中遗忘的孤寂。

TA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