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桃花的文章(精选8篇)

请欣赏描写桃花的文章(精选8篇),欢迎分享与收藏。

三月桃花伴春风

文/何俞成

三月春风暖,染红桃花源。

周末,踏青。肖冲,桃花林。

一片灿若朝霞的桃花,盛开得淋漓尽致,满树都是,活色生香,争奇斗艳。桃花开处,一片粉红,引无数蜜蜂竞徘徊,恰如桃花私语,缱绻缠绵,如痴如醉。目睹蜜蜂憨态可掬辛勤酿蜜的模样,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置身桃花林,但见曼妙粉红的花瓣,亲切而浪漫,在春风中抖动着乳白的花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有着含笑不言的素净,有着心旌荡漾的热烈。不禁让我忆起《杭州半山看桃花》,"山光焰焰映明霞,燕子低飞掠酒家。红影到溪流不去,始知春水恋桃花。"一动一静、一张一弛,让桃花的艳丽、花影的雅淡跃然脑海,一幅极为美妙的画面久久难以忘怀。

肖冲的桃花不临水,少了一份灵气,虽不及杭州半山,却不缺少热情的游客。俊男靓女,缠绵树下,顽童老翁,徜徉桃林,行色摄友,齐聚林间,或拍照留念,或欢声笑语,一派热闹景象。

不经意间,发现林间一对正在拍照的年轻男女发生争吵,他们声音不大,但男孩已涨红了脸,还愤怒地将自拍杆丢在地上,转身离去,丢下女孩痴痴呆望。倏尔,女孩抬脚踢在桃树上,随着花瓣纷纷扬扬飘落,她瘫软在树下,任凭花瓣撒落一身,脸庞上滑落一道朦胧的泪痕……"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年轻而青涩的爱情,浪漫而悲切的故事,亦如这一朵朵亮丽的桃花,在人生的年华中,骄傲而灿烂地绽放,有着令人愉悦的激情,昂扬地演绎着绚烂的青春,又有着令人沮丧的分离,悄然诉说着内心碰撞的火花,纵使双眸溢满了泪水,却依旧笑靥如花。

我不禁感慨,三月桃花浸润了多少伊人泪,融汇了多少世人情……

这样想起桃花,倒觉得多了一份对爱情的省悟。花开花落,终是必然。缘来缘去,终是轮回。不管是擦肩而过的交错,还是永恒瞬间的邂逅;不管是地老天荒的相守,还是有缘无分的别离,春夏秋冬有四季更替,悲欢离合自然也少不了。

回首间,桃花林间依然是忙碌着赏花拍照的童叟,依然是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

春风掠过,落英缤纷,树上一片的粉红,地下一片的雪白,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春风把温柔给了桃花,桃花把姿色献给了春风,在这个阳春三月,以地为家,以天做锦,把自己生命中最美的韶华献给对方,一起度过最浪漫的时光。春风与桃花的相遇,何尝不是一种极致之美?

其实,细想起来,爱情亦不过如桃花与春风。这对世人艳羡的情侣,在广袤的时光里剪辑的是一段如泣如诉的恋情。爱了,是花开;恨了,是风来。千折百转,纠缠吵闹,最终携手,春风过,花亦落,回归自然,回归平静。

三月桃花开

文/笑君

三月里,纵是被乍暖还寒的闹腾困扰着,只要天稍稍露个脸,春光便锁不住了,扑入眼帘的就是桃花。

在万紫千红的花花草草里,桃花是再普通不过的了。但是,桃花美得很,也娇艳得没法说。

华夏大地上,桃花又是极其古老的精粹之一,经历过千百年的风风雨雨,依旧保持着勃勃的生机和诱人的神韵。别看它没有伟岸的躯干,却有着梅一样的骨胳与姿态。不是总在赞美梅吗,其实,桃与梅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人们常说,三月了还飞桃花雪。就是说,桃和梅都是从风霜雨雪的考验中走出来的,一样把美丽和精彩送给了人间。

春的脚步才有了挪动的迹象,桃花便酝酿着苞蕾了,那直楞楞的枝条上,一点,两点,千百个点,如同浸润着相思的红豆。一缕春风拂过,苞蕾便渐渐地长大,就在节令的律动之间,或是清晨,或是傍晚,慢慢地盛开了。先是羞答答的,再是静悄悄的,然后,才恣意地告诉你,什么叫"忽如一夜春风来"!

三月里的桃花,哪里是一个"美"字可以说得清的。粉红色的花瓣,如同艳丽的云霞,飘逸、轻柔。黄黄的花蕊,似是金丝编织的绸缎,鲜活、明亮,几乎没有语言可以诉说。

古人是怎么说桃花的呢?《诗经·周南·桃夭》里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不仅用桃花来赞美新娘子的绰约之姿,祝福新人幸福生活的美满,还说新娘子会给婆家带来滚滚如潮的财运和福运。

呵呵,我们经常说的"桃花运",其出处就在这里呢。

千百年来,人们以诗来赞美桃花,又以桃花来比喻娇艳。其量之大,其语之丰,恐怕是难以计数的。

唐代大诗人崔护写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他说呀,美人的容颜与桃花是一样的美丽。即便美人不在眼前,有桃花作伴,也一样可以领略春风。

唐代的另一位诗人刘希夷就更直接了,说:"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是说洛阳城东的桃花与李花,随着轻风飘去飞来,不知会飞落到哪一户人家去了。其实,诗人是盼着桃花能飞到他自己的家哟。

《红楼梦》里,也写桃花,表面是喻示着林黛玉的命运。其实,林黛玉却是可以和桃花相媲美的,甚至比桃花还娇媚。看来,《红楼梦》运用的是曲笔,并不是真正的责怪和轻视桃花。

现代人一样与桃花有着解不开的情结,那首歌是怎么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美丽的故乡。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上,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在赞美中诉说着无限的爱,在爱里释放着不尽的相思。

早年间,故乡有一位叫桃花的堂嫂子,生得婀娜多姿,风流标致。只是,生性活泼,率直单纯,说话如竹筒倒豆子,不会拐弯,还喜欢与人逗闷子。老人们觉着她有些神神叨叨,异于常人。认定她是桃花仙子再世,不会在人间呆得太久。

也是在三月里,桃花生孩子难产。躺在床上的桃花,尽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胡言乱语,居然将接生婆给吓跑了。左右邻居们,也没有人敢伸手相助,却在一旁议论:"看来,大小要一块回老家去了。"

桃花爱桃花,这是谁都知道的。堂哥便跑到野外去采摘了几束鲜艳的桃花,放在她的枕头边上。怪了,是桃花的香味太浓,刺激的;还是桃花与桃花的心性相同,都有着不羁的情怀。只听得桃花大叫了几声,孩子生出来了,还是个大胖小子。

几十年过去了,桃花已然成了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依旧耳不聋,眼不花,儿孙满堂,人生美满。生活中的桃花,最爱的还是桃花,喝桃花酒,吃桃花饼,敲桃花木,玩桃花剑。怎么说呢,桃花不就是桃花的命吗!

三月的中国,哪里没有桃花?长城上下,大江南北,桃花满山,桃花似海。还有桃花倾城,桃花掩关。全世界呢?我们的桃花,也是无处不在吧!

三月有桃花

三月有桃花。

一年之计在于春。显而易见,这个"春"指的就是三月。

一月天寒地冻,冷风凌冽,大地上除了人,其余生物皆把自己隐匿在厚厚的冬里。二月接过严寒的接力棒,拼命往原野上跑,低头瞎跑慌不择路,只听"砰"的一声,和迎面而来的春天撞个满怀。

这一撞,就撞出个烟雨氤氲草长莺飞的三月来。

先是下了几场小雨。淅淅沥沥的雨缠缠绵绵的,把先前阴霾的空气洗刷的清透清亮清爽。使劲一吸,负离子充足的空气像清茶一般流入脏腑,洗濯的人神清气爽。伸手一扒拉,居然水灵灵地活泛,似纱绸入水,舒缓飘逸,又如青丝雅漾,婉婉约约的披纷,美丽且恼人。

有雨,就有撑伞的人。

雨地里,长街短巷里,伞花如幻。一种缠绵悱恻的情愫拥围你于潮潮湿湿温温软软的境地。润雨无声,烟云流泻。霏霏细雨下,一柄柄伞滴答如诉。伞下的人或单独行走,或两人相偎。他们喜欢着雨呢。雨哝哝着他们的语,窃窃着他们的意,云情雨意,宛然其中。

春雨的滋润下,桃花开了。

春有桃花,桃之夭夭。那一簇簇一枝枝的琼花当空绽放,粉嫩的纤指牵动着寂寥了一冬的荒寒,一双双媚眼顾盼生辉,分外撩人。

一棵一棵的桃花开着。颜色红里凝白,粉中带紫,红白交叠,粉雕玉砌。山顶上的那棵桃花仿佛是消息树,先试探着展开腰肢,一点点的绽放笑颜,怯怯涩涩,小心翼翼,生怕不慎又招惹了谁。见没什么威胁就一开到底一泻无余。山下的桃林见状纷纷开花,这一开,就肆无忌惮的泛滥,一开就无所顾忌的艳到荼縻。

桃花明艳妩媚。所有的花中,只有桃花担得起明艳妩媚这四个字。是花中的小家碧玉。牡丹太雍容,玫瑰太高贵,荷花太圣洁,水仙太娇嫩。这些花中的金枝玉叶只会安享太平,谁会像桃花一样,冒风顶寒的打头阵呢。

桃花代表春天,代表爱情。桃花定是女子。艳若桃花,明若桃李,指的就是女子姣好面容,袅娜身姿。看见桃花开,见蜜蜂蝴蝶萦绕期间,就会心旌摇曳想入非非,心思如春日流水潺缓潋滟,就连做梦,都被桃花染成粉红色,孟浪的很呢。

也有凄惨的爱情。《桃花扇》里的李香君就是最艳的一朵,飞溅的鲜血滋养的桃花千年不衰。皇家高墙,粉黛三千,见瓣瓣落英被流水无情带走,艳艳的凉,凄凄的美。

文字里桃花有稍许的贬义。轻浮、淫邪往往和桃花生扯硬拉,躲之不及。桃色新闻,轻佻如桃等诟病的字眼让桃花百口莫辩。其实这只是人的意志,关桃花什么事。即便如此也有人偏喜欢这份艳荡,将内心的蠢蠢欲动借桃花来应景、应心。

如今的女孩子对待爱情若桃花般泼辣大胆无遮无拦。不顾一切的爱着,抑或被爱着。说爱就爱,说不爱扬手道再见。稍不如意,男友变前友,丈夫成前夫,很有桃花快刀斩乱麻的范儿,却没有桃花柔情似水的温柔。是啊,现在的女人什么都想要,要婚姻要爱情,爱金钱爱美丽,最要紧的是,爱桃花爱自己。

三月,当柳芽还在树枝上犹犹豫豫的时候,桃花用自己的明媚曼妙,将春天拂动的风生水起。

我爱桃花。

我的"桃花源"

文/朱琼

阳春三月,暖暖的春风"狂袭"大江南北,叫醒了冬眠的青蛙,吹活了山涧小溪,山野、路边各种野花杂草也都相继粉墨登场,田间地头里的农作物也在春风的呼唤下,正努力地茁壮成长着。

抽身离开工作着的城市,回到老家,宛如来到了世外桃源。如古文《桃花源记》中一般,村子里的人虽过着现代小康生活,但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邻里之间闲暇时串串门,拉拉家常,或在田间地头讨论今年作物长势,或在养殖场商量增收之道。昼间,大老爷们聚在一起"争相评论"新闻大事,嫂子小媳妇们则打开音响跳起了广场舞,好一派安居乐业田园景象!

看,蓝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南归的鸟儿正兴奋地划过天际,飞进昔日栖息的枝头或房舍,村头沿河杨柳柳枝青发,河水潺潺,一群鸭子正热闹地聚会,有的在草丛里找吃食,有的把头扎进水里嬉戏,有的在岸边沙滩上休息……一种名叫泡树的花正开得如火如荼,不久之后,这些花会随风而落,紫色如小喇叭一样的花儿铺满一地,让人都不忍踩踏。村子周边,山岗上,田野间,睡了一冬的小麦已蹿长了一大截,齐刷刷、绿油油的。微风吹来,碧波荡漾,连绵不绝。而油菜花也不甘落后,正努力绽开着米粒大小的花苞,数日后,这漫天的绿色世界会因黄亮的油菜花更加夺目,空气中亦会多了一种淡甜的油菜花香。

后山山坡上的野菜开花了。阳光柔柔,风儿轻轻,天空湛蓝,很想找处草地躺下来享受一下,却发现每处草地或多或少的开着可爱的小野花,实在不忍心伤了它们。于是,回到自家院子里,坐在栀子树旁听风看云。

老家小村依山傍水,虽无"桃花林",一年四季,却是春天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夏天桃李瓜果飘香,知了声声;秋天枫叶似火,梧桐树叶随风飞舞,房前院后遍开野菊;冬天虽花木凋零,但松竹依旧青翠,北风吹过,松涛阵阵。

这便是我美丽的家乡——黄冈浠水方伯村,可与五柳先生的"桃花源"媲美的乡村。

寂寞桃花开

文/荷塘青青

春桃一夜落如霞。

三月,桃花绽放在春风中。推开院门,却绿肥红瘦,桃花纷纷,落多开少,隔着一朵花的距离,像是窥见了前世,刹那间,心情,寂寞得溃不成军。

桃花发花时节,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树底下,泡一壶茶,让茶色晕染一些关于桃花的往事。桃花满枝桠的开着,有稠稠的蜜意。粉色的花瓣,柔柔弱弱,粉得心疼,美得极致,那份温柔,实实在在曼妙得令人神思恍惚。桃花绽放得有些冲动,甚至有些孤注一掷,生怕这春,一忽儿消失似的。又像一口古井,在宁静下,耀见了阳光,蕴藏着无限的狂乱。像女儿,欲说还休,却又暗怀矜持,于是,暗喜中汲出一片清朗。

一季花期了!风起的时刻,满山的花瓣飞舞旋落,飘在我的发梢、流水里,落在黑红的土地上,铺满惆怅。落红缤纷,桃花编织的小径,是一寸寸的相思。在春风中,春衫薄素,淡淡失落游丝般潜进了心底。

《诗经周南桃夭》有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写出了桃花无限的妩媚与曼妙且不失热烈。崔护《题都城南庄》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诗人不仅仅是留恋,更多的是悲怆,把失落的心情写到了极致,更是把寂寞的桃花写给女人,也是写给了爱情天下里所有女子。桃花,注定是一位女子,在春日潺潺流水中,潋滟了春的情愫,痴痴傻傻地等待着自己的那个千转百回的情人。爱情来的时候,如果恰好窗外桃花盛开,便是应了景,应了心,而那一片落红,又带走了什么?无言在心头!

徐志摩遇见了陆小曼,注定是一个劫数。他泥足深陷,情不能己,疯狂地为她的小龙写着一封又一封的情书。他的情书,一封封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热情,他推门进入院落,与院子里的桃花,一并地热烈开放。他花费了身上所有的积蓄,买下一双昂贵的绣鞋。只因,他的小龙最喜欢锻绣的鞋子。为了他的小龙,诗人掏空了口袋,然而只要一想起因为他的恣意宠爱,小龙能宛如一朵桃花,妖娆地开着,散发着如春的气息。诗人整个心都似云雀从心底欢呼。他觉得他的小龙所有的种种都是诗歌,是春天桃花盛开时应该有的声音和模样。

为了省下钱给心爱的小龙购物,徐志摩搭上了廉价的飞机,却定格在空中,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一封最伤感,最柔情的情书。

徐志摩去后,陆小曼这一朵桃花寂寂地开着。她远离尘嚣,一人静静地数着院子里开放的桃花……所有的长风浩荡般的思绪,都在飞花如雨中,低回,漫卷。或许,桃花的凋零,亦是一世的倾城。"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只怕当真是帘中人比桃花瘦,寂寞帘栊空月痕!

袅晴丝吹来桃花如雪,千树万树皆寂寞。

四十年代的初期,她第一次登台,手里执着一枝鲜艳的桃花,唱着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真正地人与桃花化作一体。他是一个富家大少爷,家住苏州,那天他奉父命去上海洽谈一笔生意。他是无意进的那家花楼。第一次来到上海,他躲开了下人,一人独自游走在大街小巷。他听见了一阵莺莺丝竹之声,循着声音进了花楼。只一眼,他便沉溺在她的桃花湖中,再也爬不上来了。他偷偷地花钱包养了她,而她,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她欢喜着这段误入藕花深处,仍嫌不够的爱情。

半年的时光,他逗留在上海,留恋在温柔乡,久不归回。他的父亲亲自坐船跑到上海,把他绑着回了苏州。他拼死抗争,但是却拗不过同样倔强的父母亲。他被迫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上海与他从此断绝了消息。

她守在上海,等着他。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她的眼里除了落寞,更多的是张惶不安。终于,她再也等不住了,在一个黑夜里,她寻机逃出来,买通了船家,憔悴而狼狈地站在他家大门。庭院深如海,她又怎么能进了豪门呢。

她等候在他家的附近,始终未曾见到他。她不知道,他成婚后,就被父亲押着上了英国的船只。几年后,她终于等到了他,也等来了全国解放。他作为一个留洋的人才,在政府部门工作。一双儿女绕膝。她流干了最后的一滴泪,选择了默默离开。

20几年前,我在她的家里,看到了她年轻时风日晒然的照片。一头乌发如瀑布,说不尽的天真与无邪,一身合体的旗袍,衣角上的桃花烂漫地一瓣瓣晕开。而此时,生活已经把当年的桃花姑娘打磨成了一个瘦瘦的桃花婆婆。她居住在乡间的一座土墙房子里,屋子中灰灰的,唯有那张黑白照片,依稀泛着光阴的苍茫。她每天打扮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一副素素然的样子。旗袍上的桃花早已粉白粉白。白发稀稀疏疏,依然盘着一个细小的发髻。她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习惯,坚持着每天用毛笔给她的他写一封信,而这信是永远不会寄出去的。她在自己的院子里种满了桃树。遇上春日桃花开,她泡好新摘下的茶叶,也会随着花瓣雨,意兴阑珊地低低为我们唱一曲"人面桃花相映红".鸣啭的声音里,似杜鹃,啼别院,丝丝绕绕,动人心弦。只是满目山河空山远,到底是人去楼空,犹是春闺梦里人。眉眼之间,遮掩不住的是绿水悠悠。

桃花朵朵,须臾恍惚之间,仍是去年人,泪湿春衫透,再看时,物似人非昨,花间寂无声。

桃花旖旎而来,夭夭娆娆,等待着却是断魂的寂寞。

翻看陆小曼晚年的照片,眼前浮现的总是桃花姑娘和桃花婆婆交叠的影子。这一朵朵寂寞开放后的桃花,有了隐忍和素素然的风骨。岁月赠予了她们更为让人动心的味道,虽说饱经了人世的风霜,脸上散发的光芒,依旧灼灼。

桃花开到荼糜花事了,这份寂寞,也唯有爱情掺杂进去,才能如此的石破,如此的惊天。而世上错过的,也唯有桃花才会教人潸然,教人欲说还休之后在心中盘踞着一条小青蛇,薄凉薄凉的。

桃花寂寞地开着,一意孤行地粉在尘世里,在秘不示人之处,那份艳凉中带着几分咸湿之气。爱上了或是被爱上,都是一样的泛滥着春天的情思,不顾一切地人面桃花相映红,哪怕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要盈盈笑迎春风。

团转于红尘的一颗心,在这满树桃花翩跹之际,不绝于耳的,竟是落花的声音。相爱是电光石闪,相忘却是一个漫长的历程。我把记忆藏在最深之处,只为了在桃花花瓣中的那些微细的感动。我站在桃树下,伸手接住一片花瓣,想想前尘往事,想想桃花开,也曾欢喜过,也曾寂寞过。桃花流水杳然而去,情,从不知所起,却寂寞得一往情深。

桃花

文/浮生

卡车和挖掘机的轰鸣声,从围墙外头那一块杂草横生的荒地传来,在我的耳边吵了一整晚。在我从租住的小屋搬到公司宿舍后。时间是十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已进入深秋,受够了房东太太没完没了的呱噪,不耐烦再忍受,又不想在即将来临的寒夜再面对未知的呱噪,索性就搬到这个寂静的所在。随着入夜最后一班接送班车的离开,保安蜷缩在门房睡去,偌大的园区只剩下死一般的寂寥。像一片荒凉的原野,风悄悄划过树梢,没有人,甚至没有一只流浪的野猫,只有偶尔的虫鸣陪伴着我,荒冢一样独守在这萧索深秋空旷的午夜。对漂泊异乡的我来说,烦杂的租房或寂静的宿舍,都不是心的归属--栖身何处并没什么不同。不懂得享受白眼的呱噪,却不得不尝试欣赏孤寂的心声。

然而更巨大的噪声,在第三个星期天,又扰得我彻夜无眠。

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我的脚步出现在那片杂芜的草地。黄泥黑土、砖石瓦砾堆成的小山覆盖了荒地,不见朝露,不见野草,也不见树影。种下我爱情梦的樱桃树,就和这片草地一起给掩没了。一起掩没的,还有徜徉在草地上我们脚步里的情绪。那时的草地,曾是如此美好的存在。我们的欢笑、我们的歌声、我们的拥抱、我们的亲吻,一起淹没在这片青春的回忆里。"桃花不在,人面全非"的苍凉,充塞我所有的神经和思绪。

大概是个晴朗的傍晚,你从夕阳里姗姗走来,金色的阳光穿过你的发际线投射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的目光刚好从你绯红的两颊来到珍珠明亮的双眼,我的心突然泛起一阵眩晕的迷茫。你的朱唇未启,笑容已飘飞而至,瞬时就打破我的眩晕,拯救了我的迷茫。从此我有个天使的梦幻,你穿着鲜红色的短衫就走进了我的梦幻。

我说我爱上你了,就在那束金色光线穿过你黑发的时候。但是我却不认识你。

你说再一次夕阳里相见的时候,我们就相爱吧。

我带着你的梦幻,徘徊在午后到晚霞的边缘,在无尽无止的幻境中,在遇上你的荒草地,在似是而非的笑容里……

在我把一滴嫩绿数落成满树黄叶的时候,在十月秋风吹散落日的余晖前,你的幽灵终于带着你出现在我身边。夕阳还散发着金晖,我看不见幽灵,你的笑却暖暖地映在我心上。我对着你走来的方向说:"姗姗,你总算来了。"

依旧穿着红色的短衫,你嚅动双唇,慢慢悠悠吞吐一段幽香:"我叫桃花。"

"哦!怎么能够只是桃花呢?你应该是出尘的水仙,出水的芙蓉,空谷的幽兰。"我诉说着心中的衷情。

娇滴滴的桃花,终于在十月里走出我的梦幻,走进我的生活,我们开始了桃花般青春美好的爱情。我们在这片草地上采朝露、探月华、唱欢歌、看晚霞、赏初雪……

冬去春来的时候,你突然说我们的爱情恐怕终不得长久:"桃花易逝,何况我们还是十月里夕阳下相遇的桃花,十月怎么可能会有桃花呢?"

我怀抱着你,握着你柔软的双手,看着草地里春天刚来就开得正艳的那株樱桃树,想起家乡三月成熟满山遍野的红樱桃,玛瑙红的樱桃,吹弹可破的红、娇艳欲滴的红、香甜可口的红。我吻过你的面颊,笑着说:"如果我们的爱情终不得长久,你只要记住樱桃就记住我们的爱情了。我的家乡没有桃花,但我常常回味家乡的红樱桃,樱桃不是桃,但我的桃花比红樱桃还要红。你也说常常思念自己的故乡,如果你的故乡没有我也没有樱桃,那我们就一起记住这株樱桃树和满树的樱花吧,再有两个月,再吃上一颗树上的红樱桃,那我们的爱情就可以永恒了。"

樱桃花谢后,草地周围的桃花陆续开放了,那娇艳的粉、浓艳的红、淡雅的白,直逼得我的心在撕裂的疼。

我的桃花,终于还是没有看到盛放的桃花。我也没有来得及看看是盛开的桃花更娇呢?还是我怀中的桃花更艳?桃花就先一步于我们的爱情离开了。

在那疾驰而来的卡车轮子下,可能我的桃花早已把鲜血燃烧得比晚开的桃花更鲜艳了!

在每个无眠的夜里,在我惊醒的梦中,我常常在问:"十月里怎么能够有桃花呢?"

走进神秘桃花源

文/何仕华

令冲是一个古老的壮族村寨。寨子在大山深处,海拔1220米,清一色的壮民居住着木制的三层吊角楼。一楼猪舍牛栏;二楼卧室、客厅、烧饭;三楼粮仓,堆什物,是典型的壮族民居。

村里的梯田如链如带,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线条行云流水,潇洒柔畅,规模磅礴壮观。春如层层银带,夏滚道道绿波,秋叠座座金塔,冬似群龙戏水,集壮美与秀美于一体,堪称"天下一绝".

不知是哪朝哪代祖宗开挖修建,令冲三个村寨400多户人家要住10多个山窝,2000多口人祖祖辈辈都靠梯田种粮养家糊口。这里的人们至今保持着古老的民风民俗,男耕女织,淳朴善良,和谐相处,礼貌待人。骑马遇长辈必下马,路遇长辈让道先行;吃饭让长辈座上席,夹好菜给长辈吃;不在长辈面前跷二郎腿,不说冒失的话。说是尊敬长辈自己才会像梯田一样层层高长,好运才会像梯田那样一层接一层地来。

我和几位摄影师朋友到令冲正是秋收季节,稻田波浪起伏,眩目的金黄在阳光里像一锅滚开的汤汁。当摄影师们在寻角度找灵感时,稻田深处传来阵阵歌声,循声望去,人影晃动,走近她们,是一群穿着时髦正在收割的男女,他们哼唱浓郁动听的壮族歌曲:

有个这样古老的布越,古老又神奇,自纺土布扬天下,流传到如今,勤劳又聪明,最早种下稻谷,祖先们早已居住在青山绿水间,青山绿水间,哟喂……绕都奢布越喏。

有个这样古老的布越,善良又美丽,河边的水车哗哗响,从古唱到今,村头大树记载着民风民俗,祖祖辈辈生息在青山绿水间,青山绿水间,哟喂……绕都奢布越喏……

歌词动人心弦,歌谣寓意深远,唱赞青山绿水间的居住环境,赞扬勤劳的祖先们成为最早种下稻谷的先民。

当发现扛三脚架穿马卦的摄影师向他们走来时,歌声嘎然止住。一位40左右的妇女微笑着问:"您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吃饭没有哩?晚上请到我们村里歇".她那问候的话语,如同歌唱那样动听。说完,用大拇指轻轻剐一下镰刀的刃,阳光在上面迸溅流淌。她埋下腰去,那些年轻人也跟着弯腰,大把的稻谷被拥揽入怀,手里的镰刀发出欢快的脆响,稻谷齐刷刷地纷纷倒地,不一会就闪开一条笔直的通道。

摄下了这个难得的美好瞬间。我们从田埂深一脚浅一脚爬上山顶,远远的山峦清晰可见,白白的云雾飘绕在山间,若隐若现。

"仙境!实乃仙境!"同伴呼之欲出,急不可待。层层梯田从山脚盘绕到山顶,那富有韵律的层次,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盛满稻谷,一块连着一块,稻谷反射着金色的光,金黄的谷穗在微风中轻轻摇摆。胸中荡漾着的是一种返朴归真的涟漪。那悠长缠绵不尽的乡思之情此时此刻油然生出了满足感。

居住在半山腰的吊脚楼的主人早己给我们准备好了晚餐,摆上了清炖的和爆炒的羊肉,十足的原汁原味。听说村里来的是省里的老师,村干部和老党员们都来了。村主任敬酒时谦虚地说我们壮家人笨,做不来好吃的饭菜,还请各位老师见谅……村里虽然还算不上很富裕,但他们依然杀鸡宰羊招待,我们酒兴正浓,把盏不止时,屋外已歌声阵阵:

"油菜花迎风摆,油菜做成岜夯菜,家乡的酸菜最可口,宾客尝了笑开怀,等你来哎罗喂……请您再到壮乡来。"

"稻花香甘蔗甜,蜜蜂蝴蝶闻香来,田间遍地丰收景,满山果子任您摘,等你来哎罗喂……请您再到壮乡来。"

巴乌和着歌声在月色中流动。

令冲真不愧是捧一把泥土就能挤捏出壮乡汁液的风水宝地。气势恢宏的梯田,十足的壮乡生活,真可谓是举世无双,绝无仅有。

夜深了,话题离不开千百年来壮族先民生息繁衍的美丽家园;离不开村里新房建盖的惊人速度;离不开对吊脚楼将会被取缔的念想。

吊脚楼和梯田,是一部史书,是壮族先民在自然与社会双重压力下,顽强抗争、繁衍生息的漫长历史。

白廊的桃花

文/白培春

我没有去考证白廊这个地名的来历,只觉得这个地名取得好,令人联想起"绿色走廊"、"九曲回廊"等富有诗情画意的词句。不过,白廊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十余里长的环湖公路沿东江湖蜿蜒而行,途中因景因势修建了观景台、凉亭、栈道。苍翠的青山,湛蓝的湖水,漫步其中,恍如仙境。

又是一年青草绿。听说白廊的桃花开了,我们几个朋友相约去观赏。环湖公路旁,桃花簇簇,深红浅红相映生辉;大红的,红得艳丽,淡红的,红得素雅,若说到底喜欢哪种颜色,连自己也不大清楚。间或有年轻女子在桃花旁留影,清纯的笑脸,妖娆的桃花,很有些唐诗"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意境。古典的女子,浪漫的诗人早已随一江春水惆怅而去,徒留桃花笑对春风。但我在这里却邂逅了几对拍摄结婚照的情侣。他们的幸福甜蜜、山盟海誓将永远定格在如画的东江湖。

白廊的桃花是幸福的。她有湖水的滋润,迷人的景色。她就像出生在富裕家庭的大家闺秀,清秀典雅,一颦一笑,尽显风韵。而波光滟滟的东江湖在桃花的掩映下,更显妩媚多娇。此刻,我想,若驾一叶扁舟,携一壶浊酒,看十里桃花倒影在如镜的湖中,与桃花相醉在春风里,那该是何等的惬意、潇洒!

时至中午,我们到附近的"农家乐"吃中饭。"农家乐"位于半山坡上,屋前植有一大片桃林,雨后初晴,落英满地,如下了一场红雨。就着桃林,远眺东江湖,听虫鸣鸟啼,吃着鲜美的东江鱼,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句。

哦,白廊,好一个江南的世外桃源!

TAG:

推荐阅读